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三大石油公司恰恰应该汲取风光产业的经验,不妨搞一点“一哄而上”!

汽车产业作为民用工业中的集大成者,长期以来一直是政府、业界、乃至民间 高度关注的焦点,一方面,中国对原油的贸易逆差仅次于芯片,逆差额常年高企,是外汇储备的消费大户,另一方面,中国本身是制造业大国,但在汽车制造领域的国际竞争力和创汇能力却一直有限。距离人们的预期还有较大距离。
中国石化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马永生院士,在3月7日的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上发言提到:“汲取风、光等产业教训,加强新能源发展顶层设计,建立行业标准、监管和政策支持体系,避免‘一哄而上’,防止‘烂尾工程’”。

受马院士这句话的提示,我突发奇想,觉得三大石油公司恰恰在油气开发中,应该汲取些风光产业的经验,不妨搞一点“一哄而上”!不知这个想法是否值得大家拍砖?

对比一下油气和风电、光伏,2010年中国原油产量20301.4万吨,到2020年全国的产量为19476.9万吨,十年下来产量徘徊;2010年天然气产量957.9亿方,2020年1888亿方,增长幅度虽说还不错,离翻番仅差一步之遥。

2010年全国风电装机2957.6万千瓦,发电量494亿千瓦时。装机仅占全国装机的3%,发电量仅占1.17%;太阳能光伏装机20.5万千瓦,发电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根本无法纳入能源统计数据。但到2020年,全国风电装机已经达到28153万千瓦,10年增长9.5倍。发电量达到4665亿千瓦时,增加了9.44倍,达到全网总发电量的6.12%;太阳能发电装机达到25343万千瓦,发电量2611亿千瓦时,增长率几乎接近无限大。两者合计占9.54%,按发电能耗计算,折合1.56亿吨标油。

中国风电和太阳能能够实现如此快速的成长,总结下来和高度开放市场是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大量的多种所有制企业的涌入,会带来一些无序,但在这种看似无序的竞争中,逐渐形成了巨大的产业创新优势,逐渐变为有序的行业竞争力。两个行业的关键技术和设备基本没有被卡脖子的问题,即便在技术快速更新的环境下,也能够不断领先。光伏组件成本在大量民营企业的不断参与竞争和创新资本的积极支持下,从2010年的20000元/千瓦,降到今天的1500元/千瓦。

风电和太阳能行业发展到今天,由于行业的高度开放,基本做到了要规模有规模,要产能有产能,要技术有技术,要装备有装备,要人才有人才,双双开创了世界第一的产业竞争优势。仅中国大陆生产的太阳能电池片,已占据世界产量的80%以上,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了出色的贡献。想一想,如果没有当初的一哄而上,怎么会有今天的喜人局面?

而中国石油产量的长期停滞,天然气增长缓慢,实在是难以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相提并论了,这与油气上游市场过度封闭不无关系。市场参与主体太少,只有三个超大型企业画地为牢,再加上一个被局限在一隅之地的延长石油,这种格局已经很难引入竞争的活水。三大石油公司有着大量的有理想、有能力、有抱负的人才,但现行机制把每一个人的创造性和聪明才智给桎梏了。

马永生院士说的对,风、光等产业是有些教训值得汲取,但这都是成长中的烦恼,与中国的石油勘探开发长期深陷停滞的局面,还是利多弊少。搞市场经济确实会一哄而上,但可以在竞争中优胜劣汰大浪淘沙,然后通过市场逐步实现产业的整合优化,这是市场经济的一种常态。如果大家都无从参与,如何能够形成有效的竞争局面?如何在竞争中推进技术装备的进步?如何充分发挥人才的创造力?如何能摆脱现在的停滞困局?

30年代,美国在得克萨斯州实现油气大突破,为美国摆脱了经济大萧条,就是靠着千军万马参与石油的开发,成就了美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到本世纪美国再次通过页岩油气革命,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爬出泥潭,而靠的还是千军万马的参与。我们一直在问,为什么美国可以通过开放竞争性市场,冲破油气资源的瓶颈,实现能源独立,而我们不行?

当年大庆的开发不也是千军万马参与大会战取得的成就?后来的胜利等油田的开发也是大会战的成果。当然此一时彼一时,今天的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都是在国际资本市场上上市的公司,会战模式或许不再适合他们的发展要求。但是,为什么不将这些资源进一步向更多的市场主体开放,调动市场化的竞争主体和创新资本合作,打破现在的僵局?让中小企业在前面创新,大企业才有可能在后面收割。纵观这些年的产业革命,哪一次不是由创新资本大量投入推动的,IT革命、互联网革命、人工智能革命、页岩油气革命无一例外。

近十年,我国的石油新增探明资源量高达101亿吨,新发现了17个亿吨级大油田;天然气新增资源量6.85万亿方,新发现21个千亿方级大气田。截至2019年底,全国石油剩余技术可采储量35.73亿吨,储采比接近19年,而能源独立的美国,石油的储采比只有11.1年。美国天然气去年产量9209亿方,储采比仅仅14年,而中国竟然高达47.3年,这已经超越了我们承诺碳中和的时间截点。是我们想留下存着,还是我们有资源看不出来?

马院士文中提到:“中国2020年对外依存度分别攀升到73%和43%”。国家的能源安全成为现阶段制约中国经济、外交、军事和地缘战略最大的隐患,而未来十年是最关键的时刻。但我们的油气开发力度没有满足国家和人民对这一行业的期望,在国家最需要油气资源和开发能力来维护能源安全的时刻,却为体制机制所困,有劲使不上。

实事求是地说,这个责任也不在三大油,是我们油气行业的体制机制无法适应当前技术进步和组织变革的要求,根子确实是我们对能源体制革命、国企改革和顶层设计认识出了问题,也是贯彻和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能源四个革命不到位。要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局面,三大石油公司都应该像马院士说的,“改革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作为靶心,勇于破难题、闯难关,啃下一些硬骨头,带动公司改革全面推进。”

最后,我想声明一下,我提出这个意见并不是针对哪一个油气企业,也不是不同意马永生院士提出的,关于“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 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的总体思想,特别是对他提出的:“突出节约优先,着力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加快结构优化,立足国内保障能源供给、坚持自立自强,加快提升科技创新水平、深化国际合作,着眼全球拓宽能源渠道”四方面的意见都非常赞同。我知道在目前的局面下,不是中石化或中石油、中海油哪一个企业可以扭转乾坤的。我的意见是,在实现目标的路径上,能不能像当年华主席说的:“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办法再多一点,步子再快一点”。(我也是昨天晚上看微信才知道,此话原出处是***主席1977年听取广东省改革开放工作情况汇报时说的)

(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