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法落地,煤炭行情能否风调雨顺?

来源:中国矿业报

2016年,在壮士断腕的阵痛中,煤炭行业去产能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效。
去年,全国实际完成煤炭去产能2.9亿吨,102家中央企业中煤炭企业效益增长34.8%,今年2月份,国内主要产煤地煤炭价格出现逆市回升,同比上涨近60%。但快速上涨的煤炭价格让下游各方颇有意见。
对此,有业内人士称,为平衡各方,2017年去产能节奏适当放缓已经势在必行,措施也在向市场化和法制化靠拢。这种说法在近日得到了印证。
3月7日,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相关负责人就当前煤炭市场供应等情况答记者问中表示,今年1.5亿吨煤炭去产能任务是完全可以实现的,2017年已没有必要在大范围实施煤矿减量化生产措施。3月13日,国家发改委召集多个产煤省(区)监管部门、铁路总公司运输局、神华、中煤等召开会议,听取2017年煤炭去产能安排,以及全年煤炭需求、资源、运力等情况,同时研究安排煤炭调入地区煤炭去产能后供应保障方案等工作。
这是否意味着2017年,煤炭市场供需关系有望进一步改善,煤炭价格难有大幅上升?
去杠杆将成为重中之重
2017年,煤炭去产能政策发生了显著变化。2016年煤炭去产能目标是2.5亿吨,今年调减了1亿吨,明显低于去年。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变化?
业内人士分析,总体来看,2017年的目标仍然是相对积极的。当下,一刀切的采取此项措施存在时间滞后和总量难控的弊端,容易造成价格短期的剧烈波动。此外,2016年涉及去产能的部分煤矿已经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因此完成去产能任务相对容易。后续去产能则将涉及目前正常生产的煤矿,人员安置压力更大,而且随着煤价回升和煤矿盈利状况好转,企业去产能积极性下降,因此年度目标制定更为谨慎。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钢铁煤炭等过剩行业经过2016年去产能,价格回升,行业效益好转,但是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并没有出现明显下降。2016年,煤炭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仍在67%左右。
“去杠杆、降低债务是中央企业今后一段时间要重点关注的问题。”国资委主任肖亚庆3月12日在“两会部长通道”表示,将从制度建设、监管执行力度、发生债务危险苗头监测以及出现了违规追究责任等方面加强监管。
“煤炭行业去杠杆会议将很快召开。”中煤协有关人士近日表示,会议主题和3月9日召开的钢铁行业会议类似,将邀请银行方面负责人参与,并分享债务处理方面的经验和案例。
在刚结束的两会上,有不少代表、委员提出,未来判断国企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应在于是否实现了过剩产能的有效化解、过高杠杆的明显抑制、经营效益的持续改善以及国有资本配置效率的显著提高,而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一味做大规模。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张晓强建议,应注意总结经验,压减淘汰落后产能不能“一刀切”;压减落后产能和产量的调整要科学规划,二者不能简单画等号。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产能必须由政府通过法律、经济、行政手段干预,但是价格和产量应交由市场调节,不能因人为干预而导致大起大落。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煤炭总产能为57亿吨,产能利用率为66%,2016年,由于煤炭产量同比大幅下降9.4%,当年的产能利用率反而下降至62%。业内人士建议,下一步的做法应该是做小“分母”,让“分子”按照市场机制自行调节,并对“僵尸企业”严格处置,降低“分母”未来再度扩大的风险。
央企“去产能”划定时间表
“2017年中央企业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595万吨、化解煤炭过剩产能2473万吨。积极在有色金属、船舶制造、炼化、建材和电力等产能过剩行业开展去产能工作。”日前,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划定化解产能过剩时间表。他同时表示,2017年完成300户“僵尸企业”处置任务。
本届两会传出信息,国资委已经对下一步化解央企过剩产能进行了部署。将在涉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严重的行业进行试点,建立优胜劣汰市场化退出机制,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要求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企业,进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
化解产能过剩,多家央企也纷纷设定时间表。中国华能集团表示,2018年年底前,退出煤炭产能914万吨/年,处置“僵尸企业”16户、特困企业4户,“十三五”期间关停退役647万千瓦煤电机组。保利集团发布计划,坚决执行国家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关停无效矿井,尽快实现战略退出,将用3年时间完成39家“僵尸企业”的重组整合退出,确保亏损额减少50%以上。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将从源头坚决控制、减少无效和低效投资,从电源侧“去产能”,重点坚决落实煤电“取消一批、缓建一批、缓核一批”政策,推动能源主管部门将南方五省区“十三五”火电装机新增规模控制在4285万千瓦以下,从2020年起,全网非化石能源电量占比不低于50%。
煤价波动或将在震荡中运行
春节后,沿海地区工厂陆续复产复工,支撑海运费价格继续飙升,煤价继续上涨。截至目前,在秦皇岛港,发热量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价格升至650元/吨,部分贸易商报价甚至达到670元~680元/吨。而根据春节前发改委与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联合下发的《关于印发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的通知》显示,2017年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500元~570元/吨内,政府将不会出台干预措施。
另一方面,煤矿安全体检升级,或成为短期内煤价的支撑因素。2月下旬,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煤矿全面安全体检专项工作的通知》。随后,国土资源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又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煤矿超层越界开采专项检查整治行动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于今年3月至8月在全国开展煤矿超层越界开采专项检查整治行动。这标志着煤矿安全检查力度全面升级。近日,主要产煤省份陕西、山西相继印发相关文件,要求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专项检查,其中部分具有价格风向标意义的煤矿也在责令整改之列。“这或令短期内煤炭供应收紧,而煤价在北方供暖结束后仍将得到一定的支撑。”业内人士分析说,随着取暖用煤高峰的结束,南方来水增加和水电出力增多,以及两会结束后供应增加,煤矿逐步复工复产等因素影响,铁路发运和港口到港资源将增多,供需关系会趋于宽松,煤价会保持平稳回落态势。
总体来看,2017年煤炭价格波动或将在震荡中运行。根据最新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和近期电煤价格测算,虽然2017年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没有上调,但2018年上调的概率较大。为了尽可能降低工业用电上调对工业的成本影响,采取恰当的干预措施控制2017年价格上限也是有必要的。业内人士认为,可以通过推动煤炭中长期合同稳定供需关系,完善最高库存与最低库存制度来提高供应保障能力,制定实施防范价格异常波动机制等,保障市场稳定供应。总之,需要在行业“去产能”和企业“降成本”之间寻求平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