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平心而论 | 国网革命

国家电网提出转型”三型两网”,将在中国能源行业掀起一场深刻的革命。以互联网理念在需求侧配电网落实中央”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推动中国能源供需、技术和体制革命,不仅将影响整个中国能源产业,而且也会影响中国未来经济社会的进步,甚至可能影响世界未来发展的趋势。这场革命能否成功,将成为未来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我们能源行业高度关注的焦点。

2019年1月17日,国家电网董事长、党组书记寇伟在国网第三届职代会四次会议上,提出通过打造”三型两网”,即:枢纽型、平台型和共享型企业,坚强智能电网和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

他同时告诫国网的员工们,未来三年,对国网来讲,太关键、太关键了!是继续沿着传统的路子走,还是转型升级。中国邮政最典型,看看现在通信业的发展,中国电信也是最典型。不抓住机遇、不升级,还在传统的路子上走,可能有一天就没有了。一是体制让你没有,一是技术让你没有,你不站在技术的制高点,不站在引领模式的制高点,就很容易被别人切分。你技术模式是最领先的,谁都切分不了你。

枢纽型寇伟董事长认为,枢纽型体现了国网的产业属性,充分发挥电网在能源汇集传输和转换利用中的枢纽作用。”既是指传统意义上的发电与用户连接的枢纽,也是指能源革命形势下电能成为各种能源转换利用的枢纽,包括电与冷、热、氢能、化学能之间转换,同时也是指在现代能源体系中电力日益处于中心地位的一个作用。”

太阳能、风能、水能等诸多可再生能源将以电能的形势汇入能源系统;电动汽车、电动公交、地铁、高铁、近地智能飞行等各种交通模式,以及无人驾驶系统也将依赖于电能支撑;4G、5G等通讯系统,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都要依赖于电能;智能建筑,以及建筑采暖、制冷等用能也要依赖或可以依靠电能实现;农村、农业、农民现代化,智慧农业、美丽乡村、电气化农机、排灌系统也可以借助电能实现;智能制造、3D打印、工业4.0、中国制造2025也都离不开电能,电能成为一种枢纽是普遍共识的。

但是,从能源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从需求侧资源优化配置的趋势,以及电力改革的方向看,这种枢纽是可以在低压配电网实现的,未必一定要在国家电网垄断的网架下实现,除非国网从传统的垄断体制和思维模式下解放自己。

寇伟董事长对此认识的十分清楚,他说,能源消费革命的这种快速发展,分布式也好,储能也好,微网也好,移动式也好,它们发展的速度我们电网跟不上,再加上IT、DT、AI、5G,这些新技术的快速突破和应用,使得用户可能对我们配电领域要产生颠覆,可能颠覆我们的就是在配电环节。

埃隆·马斯克要让美国和全世界每一个家庭拥有一个屋顶光伏电站、一辆电动汽车和一个超级充电宝,使这些家庭实现”能源独立”。再将一个个能源独立的家庭在配电网实现互联,形成一个智慧的、高度参与的能源互联网,让能源用户不仅参与能源的生产,而且实现互助互保。今天,这已经不是什么理念和设想,是一个正在实施的工程。技术已经不是难题,产品也越来越成熟,消费者也正在接受这种新技术、新模式、新体验。电能在这样一个系统中的枢纽作用,与工业时代电力系统的枢纽是存在根本上的区别,一个是自上而下的枢纽,一个是自下而上的枢纽;一个枢纽在电网控制,一个枢纽在用户的家中。靠控制上端的枢纽将无法再垄断市场,靠垄断也不可能操控终端。只有渗入到用户底层,而用户的选择只能靠你更好的服务,靠你友好的善意,靠你建立的良好信用。

平台型国网解释称,平台型体现国网的网络属性,是指要以能源互联网为支撑,以公司品牌信誉为保障,汇聚各类资源,促进供需对接、要素重组、融通创新,打造能源配置平台、综合服务平台和新业务、新业态、新模式培育发展平台,使平台价值开发发展成为打造公司核心竞争优势的重要途径。

迈克尔·哈耶特在他的著作《平台:自媒体时代用影响力赢取惊人财富》中认为,在当今市场要想获得成功,必须拥有两个战略资产:让人欲罢不能的产品和有效平台。电能,毫无疑问是让每一个人欲罢不能的产品,甚至是不可或缺。平台是一个舞台,是人们进行交流、交易、学习的具有很强多边互动性质的舞台。如信息平台、建筑平台、交易平台和资源优化配置平台等等。

国家电网在十几年前,为应对电力改革呼声,曾经搭建过一个”交易平台”。在国网总部大楼里建立了一个所谓交易中心,试图按照国网当时一统江山的理念进行电力交易。在交易大厅里只有国网一个总买家,要求五大发电公司等发电企业都坐在对面卖电,通过卖方举牌竞价,进一步压低他们的上网电价,扩大自己的垄断利益,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马云不造任何商品,不买任何商品,也不卖任何商品,但是他打造的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都是真正意义的平台。平台是多边互动的,不是由单边操作的;平台是为大家服务的,不是把大家的利益掌控于股掌;平台要给用户带来参与和体验,参与感、体验感不好没人上你的平台;平台要靠竞争来建立,没有一个平台靠垄断能够成功。国网具有成为平台的潜力,并不代表它必然会成为平台。平台服务不友好,大家的参与感、体验感不好,大家就会用脚投票。

国家电网在保障供电上做了那么多努力,大家有电用的时候,谁也想不起电网,一旦停电就会怨声载道甚至破口大骂,媒体总是将电网作为众矢之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对此,国网的认识确实在转变,寇伟董事长认识到,国网这几年在配电上投的钱也不少了,但是客户不满意,根不上时代的发展,总是在”适应”、在”满足”,都是被动的,没有主动去”助力”,更没有主动去”引领”,客户的感受、参与度、满意度都不行。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参与感、体验感不够好,国家电网是总买家、总卖家,所有的电源都必须把电卖给电网,所有的消费者都必须从电网购电,毫无选择,更谈不上参与和体验。所以,平台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要解决好电力供需双边的参与感和体验感。

随着电力改革的深入,国家电网也建立了不少省际、区域和全国的交易中心,不是自己独家经营,就是自己绝对控股。3月12日,新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做客人民网,围绕”推动新时代能源高质量发展”进行访谈,他强调:”推动交易平台独力规范运行”。他的意见不仅反映了电力市场供需双方普遍的要求,也反映了能源局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推进电力改革的决心。

共享型国家电网党组认识到,作为国有公共事业企业,共享型体现了国家电网的社会属性。毛主席对电力行业的要求是:”人民电业为人民”。寇伟董事长说:国家电网要树立开放、合作、共赢的理念,积极有序推进投资和市场开放,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和各类市场主体参与能源互联网建设和价值挖掘,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共同发展,打造共建共治共赢的能源互联网生态圈,与全社会共享发展成果。

这个认识是对国网社会属性非常到位的理解,也是国家电网新一代领导班子在新时期对中央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的践行。国家电网是国有企业,也是公共基础设施企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企业。电网资产是人民群众通过电费积累而成,也只有将”人民电业为人民”作为企业的社会属性。

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习近平同志提出了新时期管全局、管根本、管长远的五大发展理念。其中在谈到共享时说,坚持共享发展,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增强发展动力。按照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要求,增加公共服务供给,提高公共服务共建能力和共享水平。

电网公司由于业务性质,强调贯彻执行力,类似是半军事化的组织,同时也是自成体系,是一个相对比较封闭的企业。员工很多是相同教育背景,相同的就职背景,相同的工作和生活经历,甚至几代人都在这个行业从事相似的工作,与电网公司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和感情。在商品社会的今天,很多人会把企业业务覆盖的区域视为自己既得利益的势力范围,会上下一致共同捍卫这种利益,并联合抵制任何可能影响既得利益变化的变革。所以,国内有媒体曾用”帝国”来形容国网公司。

在过去的经历中,很多国网的同志将电网视为他们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从爱岗敬业这或许不是问题,但是电网”共享”,就可能带来很大阻力。尽管”人民电业为人民”一直在说,但现在很多同志仍处于”独享”的认识阶段,对于”分享”仍存在抵触,而”共享”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他们能够接受的范围。所以,对于国家电网党组和寇伟书记,这确实是一个艰巨的挑战,对于电网人,转变到以人民为中心的共享发展理念,首先要从观念和认识上实现历史性的转变,这对电网将是一次翻天覆地的思想革命。

坚强智能电网国家电网对此早有定义:坚强智能电网是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坚强网架为基础,以通信信息平台为支撑,具有信息化、自动化、互动化特征,包含电力系统的发电、输电、变电、配电、用电和调度的各个环节,覆盖所有电压等级,实现”电力流、信息流、业务流”的高度一体化融合的现代电网。

这个定义显然是从工业时代看待信息技术发展应用的认识,很多国网的同志都秉承这样一个观点,”电网不坚强,如何智能化?”,只有”三华联网”,只有建设特高压交流一张大网覆盖中国,电网才能坚强,才可能搞智能化。而我们做互联网的人很难理解这种想法,在我们看来提升智能化水平,电网才可能更加安全。是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分布式储能构建的系统安全,还是特高压电网更安全?

3月7日,刚刚发生了委内瑞拉大停电。委内瑞拉政府指责美国发起对电网的攻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说”没有食物、没有医药、没有电,下一步就是没有马杜罗”。而自封总统瓜伊多却说是该国最大的古里水电站三回路765千伏输出走廊火灾,导致输电线路跳闸,中心变电站失压。8日恢复供电过程中,电力系统又遭到”高科技手段”实施的电磁攻击。9日上午,全国70%电力供应恢复,但随后电力系统再遭攻击,导致再次发生大范围停电……

尽管原因各有说辞,大停电的结果影响首都加拉加斯和全国23个州中的至少20个,影响人口近3000万人,停电使通信网络也受到影响。带来委内瑞拉全国交通瘫痪,地铁系统关闭,医院手术中断,仅靠发电机供电维持,很多肾病人因无法透析而丧生,所有有线无线通讯线路中断,航班无法正常起降,全国不得不听课停工……

我们通常认为750千伏以上的输电线路是特高压,也不知道委内瑞拉的765千伏算不算。古里水电站大坝高162米,长度为7426米,总蓄水容量1350亿立方米,安装21台水轮机组共计10235MW。委内瑞拉765千伏的线路是国家输电主干线,负责该国85%的电力传输。如果委内瑞拉不是将如此大量的电力集中在这一系统,损失会不会相对小一些?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关于特高压电网之争的焦点问题,电压越高就一定越安全吗?

国家电网从2008年之前的建设”坚强电网”,到2008年之后的建设”坚强智能电网”,前前后后已经十几年了,电网的更坚强了吗?寇伟董事长在这次会议上实事求是地谈到此问题,他说:”影响大电网安全的风险因素不但没有减少还在持续的积累;电网发展仍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情况,局部”卡脖子”和部分工程利用率不高的问题并存”。

就坚强智能电网的发展,寇伟要求:不断提升能源资源配置能力和智能化水平,更好地适应电源基地集约开发和新能源、分布式能源、储能、交互式用能设施等大规模并网接入的需要,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多样的服务需求。他说,我们国家电网,仅只靠传统的高投入,重资产,可能已经是这个路越来越窄了,有天花板了。现在我们的投入产出效率,效益实际上都在下降,不是在提高。

他接着说,我们现在从自己的行业看叫智能电网,坚强智能电网,智能电网再往前走什么呢?智慧电网。智慧电网就是我们所说的能源互联网,但这是从我们(电网)的角度看,我们现在说的能源互联网是从客户的角度看。”to B(business企业)”跟”to C(customer消费者)”是不一样的。国网党组经过认真的考虑,能源互联网的本质是能够更好地为用户提供各种服务,更好的满足客户的需求,是我们建设能源互联网的本质,人民电业为人民是我们的宗旨,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要求我们来落实。所以,我们现在提出来,要加快建设泛在能源电力物联网,实现跟我们坚强智能电网的融合,这是出于对内外部形势战略的考虑。

泛在电力物联网寇伟董事长在此描绘了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发展图景,他提出,充分应用移动互联、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和先进通信技术,实现电力系统各个环节万物互联、人机交互,打造状态全面感知、信息高效处理、应用便捷灵活的泛在电力物联网。为电网安全经济运行、提高经营绩效、改善服务质量,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提供强有力的数据资源支撑,为管理创新、业务创新和价值创造开拓一条新路。承载电力流的坚强智能电网与承载数据流的泛在电力物联网,相辅相成、融合发展,形成强大的价值创造平台,共同构成能源流、业务流、数据流”三流合一”的能源互联网。

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就是用数据信息技术将万物互联,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Auto-ID中心阿什顿教授在1999年最早提出的。但是,其定义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人们认识的深入在不断演进。其基本原理就是给一切有必要的物体一个网络IP地址,靠无线网络将这些物体进行数据链接,通过各种感知技术、射频识别技术、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有效的管理。让万物变成为一粒粒”智慧的尘埃”,实现物与人、物与物、人与人之间,在过去、现在、未来之间,更有效的互动、配置、优化和协同,形成”泛在聚合”,构建一个智慧世界。

如果说坚强智能电网是后工业时代的产物,泛在电力物联网就应该是信息时代的方向。”三型两网”提出后,特别是对泛在能源电力物联网的提法,能源业界和媒体的反映相对较为谨慎。因为,国网过去常常将一些新事物与自己的核心利益出人意料地进行结合创新,还发展出一些超乎寻常的概念。

大家都在讨论分布式能源与配电网结合的智能电网,国网马上将自己的特高压交流电网结合其中,提出了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的”统一坚强智能电网”,结果反而是中国分布式能源和智能微网发展一直步履艰难;大家都在讨论需求侧参与互动互助的能源互联网,国网马上与特高压大联网结合起来,提出了靠特高压技术进行洲际电网互连,建立跨国甚至环球的全球能源互联网,要开发北极的风能和撒哈拉的太阳能,结果反而是中国弃风弃光弃水问题长期难以解决。

大家的谨慎是可以理解,相信这一次国家电网选择的方向与多数人希望的技术趋势相向而行。不过,资本市场已经做出了积极的回应。春江水暖鸭先知,投资机遇资本最敏感,一些在能源互联网技术上有优势的上市公司股价出现了大涨。发展特高压电网,中国没有几个企业有能力、有资格、有机会参与其中,而泛在能源电力物联网给极多的企业创造了数不清的机遇。泛在能源物联网很有潜力带动社会资本,带动中小微企业,带动产业生态,带动创新创业,把”兄弟姐妹们”带起来,甚至把中国经济带起来。

国网革命国家电网党组掀起的这次重大转型,对于国家电网和整个中国能源行业,无疑是一次革命。要建设”三型两网”就是要打破思想的围栏,利益的围栏和行业的围栏。国际能源署署长特别助理,原国家能源局油气司杨雷副司长最近说,能源革命也好、出行革命也好,首先应该是思想和意识的革命,要首先更新头脑的认识,其中重要一个方面,就是要打破行业的框线,实现更高水平的跨界和融合。

现在几乎每一个能源企业都在转型”综合能源服务”,都想着”跨界”发展,但是大家只想着瓜分别人的地盘,绝不让别人跨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如果大家都是这个念头,综合能源服务,泛在能源物联网就很难搞下去。需要我们改变一下思维,用更加合作开放的心态才可能产生协同效应。其实,还是要回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需要在利益格局上开放、协调、创新,目标是实现共享。

在一次某电网公司的专家会上,一位专家说到大数据,说电网的大数据无人能比,是一个无尽的宝藏,千万不要拿出去和人家分享。其实,这样的思想也是非常普遍。但是,这些数据在电网公司已经沉睡了多久?为电网公司创造了什么价值和财富?如果你不开放这些资源,没有企业去挖掘这些宝藏,没有人去研究这些数据的规律,没有大数据工程师去创新对应的”算法”,这些资源永远就是毫无价值的沉没资产。

四川能源与民企合作,建设了一个智慧能源企业——川能智网,创新了一个数据平台”智网在线”。为电力用户在开闭站用户侧安装智能电表,大量收集用户终端用电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为用户提供节能解决方案和电力需求侧管理建议,同时将这些数据进一步分析结果开放给政府、金融机构和电网公司、发电公司分享,让大家通过数据改进优化自己的工作。财政局可以根据大数据规律预测地方财政收入、税务局可以预测税收情况,环保局可以根据数据被动掌握用户是否开启环保设备,银行可以跟踪放贷还贷情况,电网和发电公司可以根据预测数据安排发供电计划。电网企业也想做这一工作,但是用户不让,政府不信,电网自己和发电公司也不用。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不说独立第三方,国资委要你做大做强,要你多卖电多盈利,大家利益有冲突。国家电网如果能够将这些电网公共资源开放给社会,让更多的企业挖掘创新,不仅会大大提升整个社会的效率,也会极大提升国网的管理水平。

与国家电网接触合作了近30年,在国网也有非常多的好朋友,我还被国网各个单位邀请去讲能源革命发展趋势。实事求是的说,国网有大量的有识之士,他们的思想早已跨出利益的藩篱,洞察世界能源电力发展的趋势,对于各种技术进步了如指掌,非常希望国网能够跟进时代实现转型升级。寇伟董事长的讲话,在国网内部掀起了一次”狂澜”,也响应了国网员工改革思变的呼声。可以说,国网这次革命性的变革是有内在动力的,一定会得到国网广大员工充分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