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在能源革命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分布式能源,由用户参与的分布式能源系统的发展,可以充分对能源实现高效梯级利用,对资源实现有效综合利用,对可再生能源实现充分利用和对各种需求实现整合优化,它既是需求侧的革命,也是供给侧的革命,它会带来一系列新技术革命的创新和普及,同时也对传统的能源体制机制实现革命性的重构。而分布式能源发展的关键是“隔墙售电”,解决这一问题是我们推进能源革命的最关键的突破口。

2012年,中央决定由习近平同志担任组长,李克强等同志任副组长,负责起草中共“十八大报告”。报告第一次提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此后,由于一些部门对中央精神的认识存有差距,几经将“革命”变为“变革”。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同志再次提出了能源消费、能源生产、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个革命和一个全方位对外开放。2017年,在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2015年10月,在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实现“十三五”目标,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全党必须树立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全会提出: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等一系列重要的观点。全心全意代表人民的利益,激发人民的积极性,依靠人民的广泛参与才可能实现伟大复兴。

中国革命的成功就是人民高度参与的成果,推动能源革命也需要人民战争。无论是节能,还是提升能效;无论是资源综合利用,还是能源梯级利用;无论是发展可再生能源,还是能源互联网;无论是V2G柔性电网,还是区块链,都需要需求侧的企业和民众的积极参与。这一轮新技术革命是在需求侧启动的,供给侧需改革是要适应需求侧革命。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让终端消费者通过数据技术能够影响、参与上游的生产。供需双方的分界线被打破,传统的消费者正在变为“生产投资型消费者”。信息革命的成功充分体现了未来的世界将从工业时代从金字塔结构,转向信息化的扁平结构。能源走向扁平化也将成为时代的趋势,可以最大限度调动人们的积极性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所谓“隔墙售电”,就是允许分布式能源项目通过配电网将电力直接销售给周边的能源消费者,而不是必须先低价卖给电网,再由用户从电网高价买回。让能源消费者成为“生产投资型消费者”,赋予他们参与可持续发展的权利,激发他们节约能源资源和减少污染排放的积极性,为能源企业技术、装备和模式创新创造氛围,促进电网企业向平台化服务的战略转型。

隔墙售电是如何提出的?2017年3月8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关于征求对《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通知》意见的函,提出了分布式能源在配电网进行电力交易。文件对包括:光伏发电、风电、天然气热电冷联供、沼气等生物质发电、余热余压余气发电和小水电等分布式发电项目单位与配电网内就近电力用户进行电力交易;电网企业承担分布式发电的电力输送和组织电力交易的公共服务,按政府核定的标准收取输配电费用(过网费)。

5月5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印发《新能源微电网示范项目名单》,允许新能源微电网示范项目投资经营主体负责新能源微电网范围内用户的供电、供冷等能源服务,价格由买卖双方协商确定。

同年11月,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通知》,指出:“分布式发电就近利用清洁能源资源,能源生产和消费就近完成,具有能源利用率高,污染排放低等优点,代表了能源发展的新方向和新形态。”提出了三种具体模式:1、分布式发电项目与电力用户进行电力直接交易,向电网企业支付“过网费”;2、委托电网企业代售电,代售电量按综合售电价格,扣除“过网费”(含网损电)后将其余售电收入转付给分布式发电项目单位;3、电网企业按国家核定的各类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收购电量。

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和能源局综合司2017年12月28日,下发《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补充通知》,进一步明确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的有关事项。2018年4月3日,国家能源局印发《分散式风电项目开发建设暂行管理办法》,允许分散式风电项目向配电网内就近电力用户直接售。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将分布式能源隔墙售电作为落实能源革命,推动电力改革、发展可再生能源和应用能源新技术的重要突破口。

国家电网新任董事长寇伟同志最近在国网职代会上表示,要创建世界一流的互联网企业。他认为,国家电网靠高投入、重资产的发展模式路越走越窄,有了“天花板”,特高压再往上走没有需求,没有必要,也没有人与我们竞争。我们已经是世界领先了,保持5-10年的优势没问题。但在一些新技术上,在“互联网+”上我们没有把力量用好。特别是在低压侧能源消费革命快速发展,分布式能源、储能、微网、移动能源互联网我们电网跟不上,再加上信息技术、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5G技术快速突破应用,使用户在配电网层可能形成颠覆,客户感受、参与度、满意度都不行,改革呼声特别大。要从坚强智能电网再往前走,建设“智慧电网”,从客户角度的能源互联网。

寇伟董事长说,国家电网党委经过认真考虑,能源互联网的本质是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人民电网为人民”是我们的宗旨,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需要我们去落实,要把国家电网建设成为枢纽型、平台型和共享性企业。不仅是各种发电与用户之间的枢纽,也是各种能源互换的枢纽,让消费者成为生产者。成为能源配置平台,综合服务平台,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培育的平台。体现电网社会属性,树立开放、合作、共赢理念,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共同发展,打造共建共治共赢的能源互联网生态圈,与全社会共享发展成果,把兄弟姐妹们带起来。

什么是枢纽?就你自己一条路成不了枢纽,大家的路交汇于此,你才能成为枢纽。你要有一个更开放,更包容的心态,大家才会愿意在你的焦点上交汇,甘心情愿让你成为枢纽。电力成为各种能源和需求的枢纽不容置疑,但是国网能不能成为各种能源的枢纽,就需要国网成为一个革命者,不仅要革技术和体制的命,更要革自己的命,要从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什么是平台?满台就你一个人唱戏不是平台,台上其他人都为你跑龙套也不是平台,马云既不造东西,也不卖东西,也不买东西,他打造的阿里巴巴、淘宝就是平台。国网要打造平台,就要允许大家都来唱戏,就要甘心情愿做好服务。

什么是共享?你想一家独大,做总卖家总买家,想垄断市场,只共享别人的利益,不让别人共享你的利益,什么事都想当貔貅,谁会愿意与你共享?如果你不能参与和服务于共享,总书记要求的“五大发展理念”将何以落到实处?

解决上述问题,分布式能源隔墙售电是一个关键性截面,如何对待这一问题直接决定了国网打造“两网三型”企业转型的战略能否成功。过去国网搞大电网互联的统一坚强的“能源互联网”,投入巨大,但至今没有需求也没有效益。而我们这两年发展分布式光伏,发展分布式储能、发展以电代煤,发展电动汽车才发现我们的配电网投入是多么不足,完全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完全不能适应能源新技术革命的需求,完全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求。寇伟董事长和国家电网新一届党委清楚地认识到这些问题,不回避、不推诿、不迁就,一针见血直面矛盾,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分布式能源如果不能实现与用户需求互联,就如同互联网不允许用户互联;分布式能源如果不能实现互联互助,就如同个人电脑和手机不允许联网;能源互联网如果不让网内的分布式能源交易电量,分布式能源就无法实现优化配置;推进的移动能源互联网要发展V2G,彼此不能进行交易如何发展?利用工业余热、余压、余气发电供热,只能廉价卖给电网,如何让企业充分、科学、合理的利用这些废弃资源……。诸多的矛盾都汇集在这个焦点问题上,成为解决问题关键的钥匙。

今天,光伏成本下降已经可以实现无处不在,储能成本也在快速下降,分散式风电和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竞争性也在不断加强,用户直接参与能源生产的条件越来越好,为推进能源互联网和建设智慧能源系统,发展V2G和区块链创造了前所未有的革命机遇。而掣肘革命的瓶颈就在于“隔墙售电”,它已经成为各级政府和各个企业真革命还是假革命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