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11月14日,中组部在国家能源局干部大会上宣布,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兼上市的股份公司总裁章建华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及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

国家能源局前四任局长都是来自政府的行政官员,张国宝和刘铁男是国家计委、计发委到发改委的老人,吴新雄和努尔是地方政府主政官员,而章建华出任国家能源局长还是第一次有企业领导,特别是有上市公司管理经验的人莅临上位。

今天的能源局长确实是要更懂世界、更懂市场、更懂企业,还有懂资本市场,否则无论是对下一步的深化改革开放,还是对中国能源行业的转型升级都将难以胜任。

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之后,中央确定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来积极应对,将压力变动力,通过更好地融入国际社会,变被动为主动。习近平总书记今年4月在博鳌指出:”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在能源市场方面,中国还有较多行业需要进一步扩大开放,通过引进国外投资者加大竞争力度,促进新技术应用,倒逼产业转型升级,进一步提升发展质量。

最近,国家公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取消了外资参与电网、加油站等方面的限制,放宽了基础设施、能源、资源的市场准入条件。整个中国的能源行业将要迎战这一轮新的挑战,市场需要一个积极的促进者,行业需要一个清醒的组织者,企业需要一个明白的松绑者。

懂得国际规则,在今天的中国能源行业变得尤为重要。中国今天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生产国,也是最大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进口国,同时还是最大的温室气体和污染排放国。此外,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能源装备制造国。中国的能源政策时时刻刻影响着全世界能源市场的供需关系和价格走向,影响着能源科技的发展趋势,也影响着全球经济、地缘政治、国际安全的变化,同时影响着地球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看清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企业,我们自己的市场,还需要有全球视野,要有天下胸怀。

章建华局长从1986到2016年长时间在中石化系统工作,中石化是开放程度相对较高的央企,组织部门选择他显然对他这一段的工作经历有所考量。中国的石化工业是最早引进西方先进技术的行业,算起来比我们”改革开放”要早得多。上世纪50年代,苏联援助中国156个大项目,为中国建立起了工业基础。1959年我们在大庆发现大油田,由于中苏矛盾加剧,60年代初,我们开始从西方发达国家引进石油化工技术和成套装备,利用石油生产化肥、化纤等产品。一方面要冲破美国对新中国的封锁禁运,另一方面也是要解决人民的”吃、穿、用”问题。1963年起,中国政府先后与日本、荷兰、英国、意大利、法国和联邦德国企业签订了15项成套设备进口合同。70年代,又先后两次大规模引进石化成套设备,靠此奠定了中国现代石化工业基础,也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基石。而靠这些引进装备建立的企业成为中石化的基础,这一点能够从中石化的企业文化中感受到。

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70%,天然气的对外依存也超过45%,能源安全如剑悬头。美国的页岩革命可以借助中国的资金和装备,而中国的页岩革命却不能利用国际资本和技术。如果说担心外资和民营企业进入油气上游市场会影响中国的能源安全,还有什么样的结果会比今天的局面更不安全?只有进一步开放市场才能使更多的资金和更先进的技术进入中国的油气开发,才能增加国家税收和就业来拉动经济,才能提高油气自保能力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下一步,我们将取消电网对外商投资的限制,目前,我们的非电网企业和”自己人”的民营经济仍不能进入电网投资,这将是深化电力改革开放向前迈进的重大阻碍。今天能源科技发展的方向,是与信息、交通、建筑、金融和生态高度融合,是整合创新的趋势,电网将是一个重要的承载平台。需求侧高度参与的分布式能源体系在物联网信息系统的智慧融合下,通过电动汽车和智能交通,能源一体化的被动式智慧建筑,区块链互联网智慧金融,在没有污染排放的生态系统下实现协同共进。落实中央提出的”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但是,现在我们连分布式光伏”隔墙售电”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如何去建设智能微网和智慧能源体系?如何去推进新技术、新理念、新模式和新业态的发展?既得利益者狭隘的视野正在严重阻碍着新技术的应用,阻碍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同时也阻碍电网自身的平台化转型。我们寄希望这一次的开放电网投资能够促进问题的解决,寄希望能源局引领这一新的改革开放。

今天制定能源政策,还必须要考虑资本市场的因素,因为已经有太多的中国能源企业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市。今年5月底,一些部委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出台了针对光伏发电去补贴的”531新政”。由于不了解资本市场规律,政策出台造成中国光伏上市企业市值暴跌,使这个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行业受到沉重打击,并波及资本市场,让已经非常低迷的股市雪上加霜,进一步加剧了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压力。不久前,有关部门一个取消城市燃气接驳费的征求意见稿不慎流出,导致资本市场误解,使国际资本借机做空中国上市的城燃公司,给企业造成巨大损失。城市燃气无力融资建设配网,能源结构转型何以推进?这些年来,行政部门制定的一些政策屡屡伤及上市公司和投资人,给做空中国经济的投机者可乘之机,有关政策还没出门,投机者已经奔走相告,归根到底政府各职能部门要补上资本市场这一课,要有金融知识,要有整体意识。

章建华局长自2003年起就担任上市的中石化股份公司的副总裁,2014年兼任香港上市的中石化炼化工程公司董事长,2017年出任中石油上市公司的总裁,从他的经历看对于资本市场的规则、规律和规矩应该是比较熟悉的,这将有利于能源政策的制定要兼顾对资本市场的影响,避免给上市企业和广大投资人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能源消费、生产、技术和体制四个革命,四年零五个月过去了,这”四个革命”我们推进的如何?能不能使中国的能源跟进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步伐?客观地说,在能源消费节能提效,能源生产结构转型,能源新技术应用和深化能源体制改革方面,距离”革命”的要求还相距甚远。

“蓝天保卫战”中我们推进能源结构转型,努力降低煤炭对环境的影响。由于油气改革和电力改革的步伐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需求,煤改气、煤改电出现了一些问题,结果政策成了”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宜煤则煤、宜热则热”。如果回到”宜煤则煤”我们还折腾煤改气、煤改电干什么?几天前,华北地区再现空气重度污染,老百姓担心遮天蔽日的雾霾再次席卷出来。在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的政策中,为什么可再生能源没有人提及?为什么节能没有成为选项?节能优先是国策,宜节能应该先节能,为老百姓加强建筑保温比什么都更加有效,这是能源消费革命的关键。这其中暴露的问题是我们长期桎梏在工业时代的必然结果,工业革命需要规模效益,需要分工细化,每一个行业都只想用自己的一种能源解决问题,把我们一个个企业壁垒于自己的行业难以自拔,也使政府的行业管理部门成为他们的代言人而不是技术的选优者和融合者。如何让能源局成为能源革命的推进者,而不是传统行业的领头人。这些对于新上任的能源局长无疑是一个挑战,或许需要带领大家来一场深刻的观念革命和类似”军改”的组织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