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管输价改 釜中捞蛙

尽管油气体制改革迟迟推不出来,油气价格机制改革却旌旗独领。一会一个新改革,完全颠覆了过去大家对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只发展,不改革”的老印象,也为发改委改革价格司的胆儿够肥而大为赞叹。10月11日,国家发改委《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和《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两个办法同时出台,为下一步的天然气改革奠定了关键的基础。

透明化

透明化是市场化的基础。一个有效健康的市场化,一定是一个信息对称的市场,透明化是消除信息不对称的关键。

为推进电力和天然气改革,我们追着世界各国的能源改革专家没完没了地问,他们的妙方究竟是什么。这些专家最后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你们得“透明化”,透明化是改革的关键。对于垄断既得利益者,最不情愿的就是把家底给兜出来。一切透了明,千百双眼睛把你盯个底儿掉,再借口“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把利益藏着掖着自己享用也就难了。

如何透明?两个《办法》有要求:1、天然气管输企业必须将管输业务与其他业务分离,财务独立核算,经营者别再惦记着把利润藏来藏去;2、对管输成本单独归集,纳入成本的工资福利、管理费用等费用进行成本核定,并对八类可能隐藏利润和加大成本的支出进行了界定,不得计入定价!谁也甭想着靠加大成本从消费者兜里搂钱;3、将定价信息全部公开,不仅管输企业要公开成本信息,强化社会监督,约束企业工程造价和运行成本,也要求政府定价部门公开成本监审结论,把事儿放在明面上,谁也别再玩猫腻。

两个《办法》还说了,核定气价是按照“固定资产原值原则上按照历史成本核定”,管输企业也就别寻思着把资产倒来倒去升值再定价,到时候没人认账也是白忙活。

给定收益

年建“西气东输”,垄断企业企业拿大牌,政府哄着他们干,允许他们自己设计,自己施工,自己运营,最后还要“成本加成”再给出12%的高收益。到头来,人家还是天天说自己没赚着钱,一肚子委屈比窦娥还冤,好像为国家为老百姓付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12%的全资收益已经够高的了,全球的天然气管网的平均收益也就6%~8%,而且投资和收益要受到严格的第三方监管,根本不允许你纵向一体化,自己把这单买卖全包圆。而且,动不动监管机构就给开一个天文数字的大罚单。

要嫌赚钱少,就甭勉强了。不成!人家为人民服务的决心还挺大,但说什么也不让鲶鱼进来搅局。可国际油价一跌,舒服日子再也没了,有的不得不变卖家产熬日子,还有的亏到了面对“能否活下来的问题”。自己兜里没钱了,外面的钱也圈不回来,想干点什么都钱短。油气这买卖,钱进不去,油和气它就是不出来。怎么办?这么一大家子人,三桶油两百万人等着买米下锅。你不咬牙面对改革,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把社会的投资引过来,就是死路一条。人往哪儿聚,钱往哪儿去。怎么把人聚过来?必须晓之以利。

这一次国家发改委给定的收益是管道负荷达到75%,准许税后全资收益率8%。要达到75%,经营者就得拼命对第三方开放,输气越多,赚得越多。超过了75%,多出来的收益都是你的利润。三桶油再琢磨着怎么把竞争对手堵在门外,是不是就有点难了?

和世界其他国家比,8%的收益也不算低了。考虑到中国的非传统油气企业和民营企业跨入新的行当,信用还没有那么强,融资成本也比较高,没点利他们不起早。一个合理收益率会把这些鲶鱼都招来,鲶鱼追着沙丁鱼游,一船的鱼就全活了。

稳定的和可预期的收益,能够帮助企业进行项目融资,通过BOT模式运营项目,也可以帮助政府推进PPP。这样可以大大降低企业负债水平,改善企业经营,实现资本创新,降低融资成本,为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创造条件。管道问题解决了,天然气改革和大发展的条件也就具备了。

亡羊补牢

其实这个改革已经是亡羊补牢了,天然气大发展的大好时机已经错过。“十二五”期间,雾霾不断袭扰,大家求变心切,能源需求也在不断增加。本来是一个天然气能够快速增长的战略机遇期。但是,那些在天然气市场中可以说一不二的企业却错误判断错失良机。他们以为坐地起价消费者也不得不出来兜底买单,价格主管部门迫于压力也只得为他们涨价开绿灯,最终还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一开始踌躇满志提出到2015年达到2700亿立方米消费量的目标,后来降到2300亿,最后只完成了1930亿。

大家都未曾预料到,鲶鱼聚集的可再生能源产业突飞猛进咄咄逼人。起初,大家都认为光伏发电要到2020年才可能与天然气发电竞争。谁也没有想到2016年8月底,在山西阳泉“光伏领跑者”项目上,协鑫报出了0.61元/kWh的电价;不到一个月,在内蒙古包头的“光伏领跑者”项目上,华电和青岛昌盛日电同时报出0.52元/kWh的电价,如果刨去增值税,电价只有0.4316元/kWh。这可不是光伏产业的最终目标,协鑫的目标到2019年平价上网,加权度电成本0.381元/kWh,搞死煤电。在人家眼里天然气发电已经不算一盘菜了,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发改委开始讨论风电价格的下调。当初的风电价格是在平均造价1万元/kW左右,现在平均降到7000元以下。《关于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讨论稿)》,2016年至2020年,一类资源区从现行0.49元/kWh逐年下调至0.38元;二类资源区从0.52元/kWh降至0.40元;三类从0.56元/kWh降至0.45元;四类从0.61元/kWh降到0.52元。而现在的天然气发电价格在0.7~0.8元/kWh甚至更高,随着电力改革你怎么活?

你的电价那么高,大家凭什么要用天然气?你可以说我的电需要就有,不需要就没,调节灵活,这是风电和太阳能做不到的。但是,现在又冒出一个新的搅局者——储能。

特斯拉推出了第二代充电墙(Powerwall),7kWh和10kWh两种,售价分别为3000美元和3500美元,可以使用3000个循环,每度电0.78~0.96元人民币,但是,随着特斯拉投资50亿美元在阳光明媚的内华达州建设的,完全使用太阳能作为能源的Gigafactory超级电池工厂的落成,电池的价格将大幅度下降。

现在已经有很多中国企业开始生产类似于充电墙的产品并开始出口,中国企业参与的优势就是将成本不断降低。目前,一个具有储电、交直流逆变和电力计量功能的超级“充电宝”,平均每度电的成本在2000元人民币以上,但是,现在每年成本下降超过20%,未来五年的目标将可能降至1000元/kWh。如果是3000个循环的寿命周期,每一个kWh的电价0.33元。加之可再生能源0.38元的电价,在2020年之前达到合计在0.71元之内,光伏平均供电7-8小时,储能只需4-5小时,综合平均电价0.5038元/kWh,比大多数商业和工业用户电价低,比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更低。

可再生能源行业现在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而天然气行业是不炖成田鸡汤不觉悟。

面对如此困局,如果天然气行业再不思改革,请问,活路究竟“路在何方”?三桶油已经陷入囚徒困境,改革的问题上磨叽来磨叽去,自己再难找到破局的锦囊妙计。

面对忧郁症患者,千万不要和他们再聊下去了,因为没完没了的继续精神疏导,结果一定是他的病没治好,你自己先去跳了楼。他们要是能找到解药,早就解决了。此时此刻,政府和大家能做的,就是让这个行业该吃药吃药,该改革改革,不管他们在锅里感觉是不是滋润,先捞出来再说,这是挽救他们的最后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