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控煤:咬定青山不放松

9月23日上周五,从国家发改委组织相关部门召开的煤炭形势会议上传出了坚持煤炭产能的决心,打消了一些地方政府和煤炭及用煤企业对于国家放松控煤限制的预期。为此,我们要给国家发改委点一个大大的赞!

近期煤炭价格不断上涨,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比年初上涨了180元/吨,达到560元/吨,比2015年最低点的360元/吨上涨200元,但比2011年11月最高点的860元/吨还有300元的差距。

煤炭价格的上涨,让用煤企业感受到压力。由于竭泽而渔式的发展理念挥之不去,燃煤火电面临严重的产能过剩,火电设备小时不断下降,从2013年的5012小时下降到2015年的4329小时。到2016年8月再减少228小时,年内可能跌至4000小时。这与年利用5500小时的可行性标准相比,减少了1500小时,让煤电企业苦不堪言,而且这种趋势几乎无望改观。他们寄期望维持一个较低的煤价对冲发电小时减少的压力。因而,他们不希望煤价上涨。

钢铁企业也同样如此,低煤价可以使他们渡过难关,等到别人的落后产能被关闭,别的地方的僵尸企业被倒闭,自己再进一步做大做强。中国钢铁产量超过全世界的一半,2015年全年中国粗钢产量8.04亿吨,同比下降2.3%;粗钢表观消费量7亿吨,同比下降5.4%。很多钢企靠在国外廉价倾销或肆意污染环境来维持不死。人民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有51.4%的中国钢铁企业是僵尸企业,大多为地方国企。可笑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企业认为自己是落后产能,也没有一个地方政府认为自己那里的钢企是僵尸。煤炭是炼钢炼铁最主要的能源,特别是用于炼焦的主焦煤。他们最希望继续维持一个更低的煤价,以减少自己的亏损。钢铁行业要求发改委准许煤矿增加焦煤产出,以帮助缓解目前的焦炭价格的疯涨。

煤炭价格的上涨受益的是煤炭企业和煤炭主产区的地方政府。不可思议地是,他们居然也是要求放开产量的积极主张者。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焚林而猎是中国的贬义成语,也是小农经济的目光短视自私自利的文化惯性。只顾眼前,不顾长远;只顾局地,不顾全局;只顾自己,不顾他人;只顾今朝,不顾明天的自私自利文化正是中国今天环境污染,产能过剩,经济下滑的根源。煤价狂跌煤矿企业生不如死,煤炭产地政府哀嚎一片,职工工资放不出来,社会保障无法维持,银行贷款无力偿还,煤矿安全无法保证。国家好不容易为他们扭转了这一困局,结果他们自己却也跳出来,要求将目前煤炭开工276天增加到330天,难道他们喜欢在哀嚎中等死?

目前煤炭价格上涨,有市场规律,有气候原因,也有人为投机。每年入冬之前,煤炭用户大量储备原煤,特别是承担供暖的热电厂和热力厂;今年气候极其炎热,水蒸发了极大会带走更多的热,大家担心冬季会异常寒冷;国家对于煤炭价格的控制导致煤炭期货投机趁火打劫,在国家发改委拒绝增产之后,焦煤、焦炭和动力煤都出现大幅上涨。但是,这些因素并没有改变整个煤炭行业的供需格局。

国家发改委认为,当前煤炭价格过快上涨缺少市场基础,也不可持续,煤炭供应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他们分析:一是火电消耗大幅增加,自7月份以来全国大部分地区持续高温少雨,一方面水电出力大幅减少,由前6个月的增长4%,变为9月以来下降15.8%。另一方面,气温偏高也增加了空调的用电,7月、8月、9月前20天,火电同比分别增长4.8%、7.3%和12.9%,电煤同比分别增长2.7%、6.7%和14%。二是违法违规生产、超能力生产和劣质煤生产得到有效遏制。三是个别地区雨天铁路断道影响了部分煤炭运输;严格公路治超,也控制了部分煤炭公路的运输。总的看,当前煤炭供需关系改善,个别地区煤炭供应偏紧,既是去产能效果的直接体现,同时也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在广泛听取有关机构意见后,认为每日增加50万吨即可缓解矛盾。

根据中煤协对外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矿产能总规模57亿吨,其中正常生产及改造的产能为39亿吨,而新建及扩产的产能为14.96亿吨,其中有超过8亿吨为未经核准的违规产能。根据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8月,全国煤炭产量21.8亿吨,同比下降10.2%;铁路煤炭发运12.1亿吨,同比下降10.4%。8月末,煤炭企业存煤1.25亿吨,同比下降9%,全国重点电厂存煤4993万吨,可用13天。由此可见,中国的煤炭生产能力完全没有问题,铁路运输的潜在能力很大,就全国而言煤炭供不应求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煤炭供需完全可以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18大五中全会上,就《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强调,既要控制能源总量,也要控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从源头上减少污染物排放,也能倒逼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提高我国经济发展绿色水平。对于中国,控制能源总量最主要是控制煤炭消耗总量。煤炭不控,雾霾治理,温室气体减排,提升能效,转变能源发展方式,推进产业结构转型都将化为泡影。

目前的煤价上涨有利于煤炭和用煤企业,特别是燃煤活力发电建立长期协议关系,这对于终端用户降低电力能源成本,提升产品竞争力意义重大。为此,发改委积极鼓励并著力推进煤炭供需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建立长期稳定、诚信高效的合作关系,确保供需大盘的基本稳定。通过长期协议和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将一些环保、高效、稳定的用户的利益链条固化下来,同时将那些不环保、低效、不稳定的用户逼出市场,强迫他们转变生产方式和调整能源结构。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在此后的新闻通气会上明确指出,中国煤炭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的趋势没有根本改变,煤炭去产能、控产量不仅信心不容动摇,力度也不能减弱。未来,各地区、各部门要坚定不移去产能,不能让价格波动动摇去产能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