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OPEC“冻产”会还没开,俄罗斯已经迫不及待要减产了,然而这未必能为油价回升加上“保险”。昨日,俄罗斯自然资源部长顿斯科伊表示,俄最大石油生产商国家石油公司将减产。2月四大产油国达成“冻产协议”,口头干预虽对油价有所提振但影响有限,俄罗斯此番放话能否进一步刺激油价回归引发高度关注。

虚晃还是真心救市

在被问及全球石油冻产会如何影响俄罗斯时,顿斯科伊透露了减产的消息。他回答称,“俄罗斯能源企业已经调整了产量计划,俄罗斯石油公司已告知我们正计划减产”。作为俄罗斯国内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俄罗斯石油公司当前日产量在380万桶,超过俄石油日产量1088万桶的1/3。

“俄罗斯更像是对OPEC冻产会议之前表明自己的立场,同时也通过此举试探即将召开的冻产会议如何‘回应’,俄罗斯是否会真正落实减产还会参考OPEC冻产行动。俄罗斯的最终目的还是希望通过稳定油价来稳定国内经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国际政治二部主任林跃勤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

顿斯科伊并未给出具体的时间表,俄罗斯减产的诚意难免被怀疑。2月,俄罗斯、沙特以及卡塔尔、委内瑞拉四大产油国达成了冻产协议,决定将原油开采量维持在今年1月的水平。

但仔细解读协议细节,俄罗斯的冻产协议似乎“冻”在了历史新高。俄罗斯1月原油产量达到1088万桶/日,较2015年增产1.5%,创下前苏联解体后的高位。对于沙特和俄罗斯而言,当前的高产量水平已经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所以即便不出台当前的限产措施,两国提升产能的空间也十分有限。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对北京商报记者说:“去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维持在5.5亿吨,相比前一年增长了10%,即便减产也只意味着俄罗斯的石油产量没有继续‘攀升’而已。”

多哈谁会“冻产”

俄罗斯此次表态距将于4月17日召开的多哈冻产会议仅半个多月。根据目前的名单,确认参加下月冻产会议的产油国包括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沙特、卡塔尔、委内瑞拉、俄罗斯、科威特、厄瓜多尔、安哥拉、伊拉克和阿联酋,而不出席的产油国为利比亚、阿根廷和巴西。

卡塔尔能源部曾表示,同意出席会议的国家占到全球原油总产量的73%,但问题在于,只要一两个成员国不愿参会,就会令冻产的努力失去实际意义。

刚刚解除出口禁令的伊朗是关键。消息人士透露,伊朗同意出席此次多哈会谈,不过这并不表示该国会配合限制产量,或参与到冻产协议的讨论中间。伊朗副石油部长上月表示,在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制裁后,该国目前计划本月21日开始的财年将石油出口提升至每日230万桶。并表示,据该国目前的产能,还将在6个月内把日均石油出口量再上调50万桶。

在韩晓平看来,即便是所谓的冻产会议也不意味着一定能达成冻产协议,伊朗势必要夺回被沙特、俄罗斯抢夺的市场份额,而沙特1月时产量已达到1020万桶/日,超过过去十年间九次夏季高峰时的产量。也就是说,沙特将产量冻在历史高位。而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由于国内局势不稳,财政吃紧,更不可能轻易控制产量。

油价“归期”难测

“冻产协议”将油价从2月中旬的13年低位一路拉升逾50%,但油价的回归路似乎并不平坦。昨日,国际油价继续下挫。NYMEX原油期货交投于39.23美元/桶附近,跌幅约0.41%;布伦特原油期货交投于40.08美元/桶附近,跌幅约0.27%。

市场担心多哈的冻产会议难以如愿。道明证券最新报告称,4月多哈会议不太可能产生可行的协议,或导致油价进一步下跌,进而增强OPEC产油国采取行动的意愿,令6月欧佩克会议开启达成“有力”限产协议进程的可能性增加。

本轮油价的回升一定程度上得益于美国产量增速放缓,但美国页岩油则在随时等待时机恢复产量。与常规油气资源开采不同,一口页岩油井约90%的产能会在油井开采的头两年释放,因而要保持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需要不断新增投入开钻新井。韩晓平指出,根据机构测算,目前的页岩油盈亏的边际成本已在40美元/桶附近,由于采用工厂式流水线作业,油井越多成本越低,美国目前单个页岩油油井的成本已从最初的400美元降至170美元,整个行业的创新能力增长极快。

实际上,产油国的纠结在于控制产量的同时油价回升到页岩油可接受的程度,届时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又将是一场新的战争。“以1929-1948年、1980-2004年两轮历史低油价周期来判断,本轮油价的回归仍然不容乐观。一方面在价格大战中稍占上风的传统原油国一旦减产,随时可能面临页岩油回归的冲击;另一方面,油价极容易受市场心理预期影响,当预期走高时又会刺激相关节能领域投资,这些都有可能在未来反作用于油价,最终给传统能源带来新的威胁。”韩晓平分析称。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