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3月1日挂牌成立,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迈出关键性一步,以市场机制实现电力资源的优化配置。业内人士指出,这是中国电力市场化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依托国家电网公司,以国家电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形式组建;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依托南方电网公司,按照股份制公司模式组建,南方电网公司持股比例66.7%,其他相关企业和第三方机构参股。电力交易中心不以营利为目的,在政府监管下提供规范、公开、透明的电力交易服务。

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跨区跨省电力市场的建设和运营,负责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间协议,开展市场化跨区跨省交易,促进清洁能源大范围消纳,逐步推进全国范围内的市场融合,未来开展电力金融交易;广州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落实国家西电东送战略,落实国家计划、地方政府间协议,为跨区跨省市场化交易提供服务,促进省间余缺调剂和清洁能源消纳,逐步推进全国范围的市场融合,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电网企业、发电企业、电力用户、售电企业等市场主体通过市场管理委员会,参与研究讨论交易和运营规则,并监督交易机构对规则的执行情况。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作出了评论。

经济之声:去年3月的中发9号文以及后来的配套文件,正式拉开中国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大幕,时隔一年,两大电力交易中心挂牌被业内看做是电力市场化的里程碑。交易中心的主要功能是组织跨区域的电力中长期交易,以便在全国范围内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原来的跨省、跨区域的电力交易是怎么做的?

韩晓平:之前所有的跨省交易全部控制在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两大公司手里。今天这个交易中心的成立,是将原来控制在两大公司手里的交易透明化,建立一个平台,能够让多方参与进来,而且大家能够看到交易的过程中怎么定价、价格是不是合理,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参与这些交易。

经济之声:为什么说这两家交易中心的成立是里程碑呢?

韩晓平:电力改革对于中国很重要,历史上很多国家在经济发展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最终都是通过电力改革走出的困境。今天我们的经济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这个时间正好来推进我们的电力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会激发我们的社会活力。我们可以算一算这两个市场的容量,我国每年的电力交易量约为5.55万亿度电,基本上90%都是在两大公司手里。大家知道,电力是一个基础产品,由于它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作用,可以激发整个社会的活力。那么,让更多的投资者来参与,让更多的新技术能够应用,这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推动我国的产业升级、减少雾霾、实现可持续发展都是非常关键的。

经济之声:两个交易中心在组建方式和业务范围上都有区别,北京电力交易中心要求交易业务与电网企业其他业务分开,而在南方依托南方电网公司和各省电网公司分别组建广州电力交易中心和省(区)电力交易中心,形成合理分工、协调运作的电力市场和电力交易机构体系。这种区别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韩晓平:根据9号文件的要求,我们建立的交易中心必须是相对独立的。这里讲的“相对”,就是它不能脱离电网,所以跟电网还是要有很多业务上的协作,但是它又不能是完全由电网控制的机构。我们今天建立这两个交易中心,就可以有多方的买主来参与。国家电网公司的营业范围更大,营业区域更大,而且它有特高压进行远距离的配置,所以它就更需要有一个交易平台来推动整个的跨区域交易。而南方电网主要就是把西南的水电输送到广东,它控制的区域相对比较少,不像国家电网需要考虑这么大范围的资源配置,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区别。

经济之声:两大交易中心组建方案明确,北京电力交易中心主要负责跨区跨省电力市场的建设和运营,还有一个重要作用是促进清洁能源大范围消纳。随着交易中心的运营,近两年的弃风弃光现象能不能很快得到缓解?

韩晓平:弃风、弃光、弃水,甚至弃天然气、弃核电这些问题在电力行业是非常突出的,我们建立了很多的机组都不能有效的运行,这个问题长期困扰着我们。尽管我们有可再生能源法,但是由于电网容量、当地电网规模和整个输电的能力相对比较弱,使很多电不能够进行跨区域的优化配置。建立这样的交易中心,大家就可以进行跨区域的恩配置资源了。2017年以后,我们中国要进行碳减排的尝试,包括碳市场的建立,都可以结合在一起。从资源配置上来说,形成一个大的配置中心,确实是有利于中国可持续发展的。

经济之声:有分析指出,不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来看,在电力市场中最大可能地实现资源的跨区优化配置是个十分富有挑战的问题。您觉得难点在哪里?

韩晓平:一个是长距离输电的经济性,特别是可再生能源,可能你想要的时候它没有,你不想要的时候它来了,而且有的时候来的非常猛,这样一来,电压没有办法稳定,在技术上有很多的挑战,而且有很多的问题。当然,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可能这些问题会逐步解决,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不管怎么样,对于中国来说,国土这么大,远距离的优化配置还是需要的。特别一些清洁电力,比如内蒙古提供大量的清洁电力,如果它的比重太大,它们的电网没办法运行,就需要其他的电网共同参与。这中间就需要建立一个交易中心。另外,各个地方的地缘结构不一样,调节的结构也不一样,所以得让各地结构不一样的电来相互进行调整,相互进行弥合,整个系统的效率就会得到提升。

经济之声:还有一个老百姓比较关心的话题,交易中心的组建方案要求未来电费需要分解为购电费、输电收入、线损补偿、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交叉补贴、售电企业售电服务费等,未来的电力定价改革会如何进行?

韩晓平:电力改革的关键就是透明化。过去我们根本搞不清楚这个电费到底应该是多少钱,中间哪些钱是谁收的,该不该收,全都不清楚。一旦要竞争了,就要把这个事情透明化。另外,还涉及一些企业之间的交易,比如发电企业和用电企业之间的价格是可以互动的,发电企业可以根据用电的水平、稳定性、持续性给出一个更优惠的电价,这在过去是没有办法体现的,而今天有了这个交易平台,供需双方就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资源配置了。

原标题:北京、广州两大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挂牌成立

来源:央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