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1月14号0点开始,国内成品油价格迎来新年首次下调。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40元和135元,测算到零售价格90号汽油和0号柴油(全国平均)每升分别降低1毛钱和1毛1。除了油价下调外,国家发改委昨天(13号)正式明确,对现行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进行完善,在原有130美元调控上限的基础上,又设置了40美元的调控下限。也就是说,当国际油价高于每桶13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提或少提;低于4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不降低。

虽然目前的国际油价已经跌破30美元每桶,但由于去年12月15日,油价调整暂停前,国际市场原油价格略高于40美元,也就是说当时距离地板价,还有一定的下调空间,所以这次国内油价再度下调。究竟,成品油价格机制为何要设置调控上下限?这“40美元地板价”又从何而来?

对于地板价的确定,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明确表示支持,他表示,自己此前已多次呼吁,应避免油价“超跌”,有利于保护我国石油生产能力。“沙特那儿恨不得不会自喷的油井都不算油井。但我们国家大部分油井不仅不会自喷,还得注水加压,加压有时候不行还得加热,甚至还要用化学溶剂溶解提取,每天很费劲的才能出那么百十桶油。”韩晓平说。

由于终端销售价格和成本的倒挂,据悉中石油长庆油田、青海油田以及中石化的一些油田,其原油成本早已经高过目前的国际油价,这些油田可能面临被迫减产。大庆油田可以算得上国内油田的老大哥。很多人的脑海里还留存着当年铁人王进喜站在磕头机旁边,身上沾满黑色的石油的新闻图片。但事实上,来自大庆油田的工程师梁先生介绍,现在的大庆,早已经是“水中捞油”,生产成本远高于国际油价。他介绍,原来的石油工人是满身油,现在是满身水满身冰,根本没有油。现在含水量已经百分之就九十四,相当于磕头机磕一百下,九十四下上来的都是水,生产成本合四十五美元每桶,这在中石油都还是低的。国际油价现在这么低,就是赔钱在生产。

国际油价超跌,那为什么不关井减产?按照很多人的直觉,这或许是可以成立的假设。然而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梁先生表示,如果算经济账关井带来的经济损失巨大,油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关井停产:关井就要扫线,用空气把所有管线都充满,然后我要把设备的机器拆下来。不生产,很多开关都会坏掉。而且采油他地下是个压力系统,本来整个压力系统都正常的,能出油,一不采了,压力系统就会被破坏掉,等再想恢复的时候,可能就打不出来了,经济上这么干也得不偿失。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郭海涛也佐证了油井的减产甚至关停,有时将意味着相应生产能力的失去将不可逆,重启生产的成本很高。他表示,石油的开采要靠压力,要不断往地下加压,不是想关就关,想开就能开。一旦关停,就有可能出现地质上的变化,这口井有可能就再也不能出油了。

原油自产成本高,减产关井后重启又难度大,那直接减少这部分原油生产能力、更多的依赖于进口行不行呢?但事实上,我国原油对于进口的依赖已经超过60%,郭海涛表示这个比例在大国当中已经很高。韩晓平则认为,如果现有国内的原油生产能力大幅度萎缩,将有可能直接威胁到我国的能源安全。“我们国家石油的对外依存度现在已经超过60%了。等有一天国际上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重大问题,我们的石油供给可能会成问题,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能源安全问题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剑。对于我们这样的大国,能源安全是必须要考虑的。”韩晓平说。

根据国家发改委下发的通知,将建立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当国际市场油价低于调控下限时,国内成品油价未调金额将全部纳入风险准备金,用于促进节能减排、提升油品质量以及保障石油供应安全。需要注意的是,地板价限制的是最高零售价,也就是说如果企业为了市场竞争,自行低于最高零售价销售,并不受到限制。事实上,国际油价跌至今天的水平,已经跌破了大部分石油生产国家的成本价,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的主权债风险已经创下7年来新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研究员景春梅表示,国际油价现在这么低在历史上也非常罕见,现在其他国家对于这样的情况也都在做预案。

此外,此次国家发改委在设置地板价的同时,放开了液化石油气的出厂价格,明确进一步推进价格市场化改革。最直观的变化是,国家发改委将不再印发调价文件,而是以信息稿的方式对外发布调价信息。此外,发改委明确将结合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进程,适时全面放开成品油价格。对此景春梅表示,油价的全面放开需要把握节奏。在价格改革的顶层设计里已经有明确的时间表,在2017年要放开竞争环节的价格,十三五期间要完善价格机制。景春梅认为,现在全面放开的条件还不具备,因为上游环节的竞争还不充分。可以采取过渡的方式进行油价改革,可以采取在油源比较丰富的地方,比如山东、广东进行试点,等到价格市场化放开之后,大家对于油价的这种调整可能心态就会更平和一些。

(原标题:成品油调价首设“地板价”评:利于保护我国石油生产能力)

来源:央广网

记者:刘祎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