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雾霾之国

中国雾霾的严重程度前所未有,范围之广令人瞠目,这是传统工业模式叠加错误激励机制的必然结果。中国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模式、错误的能源激励机制以及民众对环境的漠不关心,已经发展到毒害自身的地步。

雾霾最严重的周末,很多人逃离上海,他们开着小车到达江浙山区时,发现雾霾如影随形。笔者就是其中的一员,到达浙江莫干山角的小城德清时,城市笼罩在一片雾霾之中,群山与竹林在雾霾中起伏;甚至到了中国最南的省会城市海口,也无法看到清澄的蓝天,当地朋友表示从去年开始就已发生轻度污染。天雾恢恢,疏而不漏,据此前环保部的数据显示,有20个省104个城市严重污染。

灰暗的景像,代表了传统经济方式的没落。

应该承认的是,以煤为主要能源的国家,出现空气严重污染的概率更大。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用煤大国,在发展制造业、重工业化的过程中不可能拒绝污染。

更要承认的是,对煤无节制的使用、对环境无节制的破坏和对GDP无节制的追求,加剧了环境污染的严重程度,这与并不太具有环保意识的民众相匹配。政府官员也没有环保意识,环保局成为大干快上过程中被随意揉搓的面团,他们的职责让位于经济发展的需要。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先生提供的数据是,目前,中国燃烧了全球一半的煤,2002年,中国煤炭用量13.8亿吨;2012年拉近40亿吨,今年超过40亿吨。煤炭用量急剧上升与经济发展、重化工业主导、房地产热潮周期一致。新城市建设过程中,各个被经营的城市大拆大建,被改造成千人一面的高楼城市模式、地下开挖轨道交通。街道上粉尘遮天蔽日、毫无保护措施。

中国的汽车销量国际第一,尤其是大排量、高耗能车受到“土豪”追捧。2009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1379.10万辆和1364.48万辆,首次突破1000万辆大关,超越日、美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今年进口的乘用车中,SUV成为绝对主力,成为进口量唯一增长的车型,2012年捷豹陆虎在中国销量大增70%到达71940台,超越英国本土。闪闪发光的大型豪车在粉尘扬沙、灰蒙蒙的架道路上缓慢穿梭。几乎在同一时间,重要的河流、主要支流被寸磔。环境成为“公地”,可以肆意污染。

继续以GDP为纲,我们会沿袭把丧事办成喜事的传统,不会从中得到任何教训。

比如,有关统计显示,雾霾期南京空气净化器日销量增加了十倍,全国网销同比增加680%,以每台净化器5000元计,产业链可以拉动上亿元GDP。以空气净化器为先导,雾霾可以拉动多大的环保产业群,顺带使股票市场上的环保概念股火爆异常;推演到极致,甚至可以推算各城市医院增加多少病人,可以拉动多少产值。

丧失天良的黑色GDP还是不要的好,呼吸清洁的空气、喝到干净的水,是地球生物的正当权利,水与自然和谐共处是任何文明共有的基础。黑色GDP也是无效GDP,从本质上说,他们损耗了财富,而不是增加了财富。原本居民家庭、办公场所不需要空气净化器,现在畅销一时,财富从企业与居民手中转移到生产厂家手中,部分变成税收转移到政府手中。建造净化器的原材料,钢铝等等这些资源原本可以不被消耗,而现在因为破坏而无效使用,浪费了地球的资源。这就像把好好的有文化内涵的古典建筑拆了,换成劣质土豪金建筑,是财富损失与视觉的污染,有百害而无一利。建筑保质期只有三十年,到时候必须推到重来,这是耻辱,而不是经济发展的荣光。

就是从机会主义的角度出发,雾霾也不会拉动GDP。机场因雾霾航班大面积延误与取消,高速公路重要因此封闭。纳税人花费几千亿建造基础工程,原本是为提高物流效率,如今却大大降低,这显然是对税收的不尊重。

中国政府官员必须回答一个重大的课题,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如何取得均衡?必须找到一条兼顾之路。

权力机关雷厉风行,取缔了醉驾,让醉驾发生率降至最低,在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方面,政府只要想做,就能做到。

建议设立绿色GDP指标,把生态与原有财富的保护,纳入考核范围,上级考核对官员来说作用立竿见影。在重要生态保护区,彻底取消GDP考核指标,转而建立生态指标。

建立税收机制奖优罚劣。实行严厉的环保机制,不合格、无证生产的企业坚决取缔关闭,绝不能让一些企业把宝贵的资源换成廉价粗劣的过剩产品。让超出平均水准无度使用能源者付出经济代价:同行业企业耗能者,实行梯级能源税,以这笔税收专门作为清洁能源基金。杜绝进口劣质煤、油,除非有低污染高效率的提炼办法。对于购买高排量车、远超普通家庭的能源耗用者,实行梯级能源价格,占用更多的资源,就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

让环保者获得溢价。长期保护重要生态区的地区,应该由相关经济区根据工业产值进行补偿。上游水源地由下游用水地进行补偿,湿地保护由全国各地进行补偿。设立行业碳排放指标,保护得力有碳排放指标的地区与企业,可以交易排放权,获得收益。公地悲剧的根源是无人保护公地,只要实行大致有效的保护,悲剧就不会发生。

一夜之间改变化石能源主导不现实,令人绝望的不是燃煤,不是建新城,而是毫无信仰的资源掠夺受到鼓励,超出所需大量杀生,遵章环保者无路可走,对自然的信仰荡然无存。

政府通过治理雾霾,建立基础信仰,建立底线游戏规则,这不是悲叹、哀怨的文学命题,也不仅是GDP要不要增长的选择问题,这是关系未来民族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来源: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