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跌,国内油价随行就市,导致国内企业面临严峻困境,勘探开发投入一再下降,对外依存度持续上升,直接影响中国未来能源供给和发展。

受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欧洲债务危机、西方解除对伊朗制裁和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等因素影响,8月24日,纽约油价收盘价自2008年以来首次跌破40美元。欧佩克成员和全球主要产油国,以及美国油气企业为保住市场份额,普遍采取保产降价政策,油价存在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

世界银行在2015年1月发布报告称,油价在7个月时间内下落55%,从2014年6月中每桶108美元跌至2015年1月的47美元。目前的油价下滑趋势如若持续,将可能打破1985~1986年连续7个月下跌67%和2008年下跌75%的历史记录。在美国和欧盟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之后,世行分析,这将导致已经供应严重过剩的石油市场更加过剩,国际油价下跌10美元/桶。高盛总裁加里·科恩认为,全球油价将可能跌至30美元/桶的新低水平。

油价大幅度持续下跌,利润的持续减少。导致全球各大石油公司不得不大幅度减少油气勘探开发的投入,这其中也包括中国三大石油公司。油气井是有寿命周期的,石油公司必须不断投资对新资源继续勘探开发,才可能保证石油和天然气的持续稳定供应。而今天减少投入,就为未来的供应保障埋下了极大的隐患,而且未来的危机将是全球性的问题。

国际油价大跌,已经严重抑制了国内勘探开发行业的发展。在低油价时,油田企业收益下降,必将大幅缩减投资和作业投入,尤其是一些投资大的风险勘探和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将不得不部分或全部停止,原油剩余经济可采储量将逐年减少,将逐渐失去后续发展的资源基础。油企投入的减少,直接导致石油工人生活陷入困境。

一些人认为石油应该充分让全球市场配置资源。但是,石油从来就不是一种普通产品,它背后承载了太多的利益和权谋。今天你如果不能维持最低限度的能源独立自主,明天你就会因为受制于人而陷入绝境。美国当石油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时,未来维持能源安全不得不大量投入巨额财政税收维持军队的开支,并为实现在产油区域的军事存在而策源冲突。今天的美国军费6820亿美元,3.2亿美国人每人需要承担2130美元,而中国人均不到100美元。巨额军费导致美国政府长期债台高筑,至今还款无望。而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美国在中东地区已经付出了上万美国军人和贫民的生命。所以,几届美国总统都立志要戒掉美国的“石油瘾”,推进美国的“能源独立”。

实际上,中国早在2013年就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当年,中国进口原油2.83亿吨,进口燃料油及成品油9560万吨,出口原油90万吨,出口成品油3130万吨,实际进口石油3.46亿吨;美国进口原油3.844亿吨,进口成品油9920万吨,出口原油560万吨,出口成品油1.51亿吨,实际进口石油3.27亿吨。2013年中国的综合石油进口已经超越美国1900万吨。到2014年中美差距进一步扩大到8971万吨。

与此同时,中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直线上涨,2013年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2013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石油和原油表观消费量分别达到4.98亿吨和4.87亿吨,原油对外依存度58.1%。

中石油《2014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没有再提供石油表观消费量数据,仅公布了2014年国内原油的表观消费量为5.08亿吨左右,国内原油产量为2.1亿吨左右,原油进口量约为2.98亿吨,对外依存度为58.66%。而进入2015年,随着国际油价和国内成品油价格的不断降低,这一压力随着国际油价下降而不断上升,并日益恶化。

持续低油价为市场带来严重误导,导致消费者形成更大的不合理消费。2014年中国乘用车销量达1970.06万辆,同比增长9.9%。其中高油耗的SUV销量达410.58万辆,同比增长36.4%。而当年的电动汽车销售量仅仅突破6万辆。2014年全美SUV销量150万辆。2015年1-6月SUV销售266.12万辆,同比增长45.94%,占乘用车销售量的26.36%。这些年,我们鼓励发展的小排量节油车的努力被低油价消磨殆尽。

针对这种情况,国家应该研究在低油价下保证国家能源安全的总体战略,出台支持国内油田勘探开发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措施。如同国际原油价格超过130美元国家实行成品油“价格天花板”政策一样,通过实行“价格地板”政策,即当国际原油价格低于40美元/桶时,应充分考虑到国内原油勘探成本和行业的可持续性,不再调整成品油价格,将应调未调的成品油价差用于弥补国内油气开发投入不足和弥补油田企业的亏损。二是当国际原油价格处于高位时,石油企业上交的石油特别收益金为国家财政收入作出了贡献。在国际原油处于低价时期,政府可通过补贴的方式,返还部分石油特别收益金,为国内油田勘探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给予支持,以保证国家能源供应安全。三是迅速增加石油储备,在国家、主要经营企业和主要消费企业建立多层次石油储备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