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互联网+”能源革命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4年纪念日之际,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第一次在国务院文件上使用了网络词汇“互联网+”,并将其作为“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形成经济发展新动能,实现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和“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引擎”。

“互联网+”成为国家发展新战略,每一个行业或企业都以空前热情推进自己的“互联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是,诸多的认识仍停留在“+互联网”,甚至希望以此进一步固化自己的既得利益,用了一个时髦词汇给自己的传统思维穿了个马甲。

为什么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为什么“互联网”在前?“+”号在后?在互联网普及之初,很多企业都做了自己的网站,都“+”了“互联网”。但除了一些互联网创新企业外,绝大多数企业都没有用互联网改变自己的传统生产营销模式。直到阿里巴巴、京东商城、携程等企业将互联网与商业深度融合并取得巨大成功,互联网逆向整合传统产业,形成新的生产营销模式。至此,人们认识到互联网将引领各个产业的“提质增效升级”。“互联网+”的新概念也就应运而生了。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逆袭,来自于互联网思维模式的颠覆性,这是一种革命性思维,是一种自下而上的产业重塑,是从金字塔底座巨大基数的消费端和用户侧溯流而上,向营销、物流、生产、设计的逆袭。这对于传统行业,特别是对已形成巨大惯性思维和既得利益的企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革命。

这一点尤其表现在能源行业。从人类驾驭火开始,能源技术进步始终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基本推进力,人类文明的每一次重大进步都伴随着能源技术的改进和更替。今天,深受互联网革命的影响,以分布式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为标志的人类能源技术革命正在向互联网一样颠覆传统。而互联网革命的本质就是通过互联网消除了信息的不对称,赋予人们广泛参与的权利,通过用户主权让人民在互联网上当家作主。而生态文明意识的提升,让人们产生了巨大的参与意愿,希望参与节能减排,参与清洁能源供应来改善自己和大家共同的生存环境,而这将借助于分布式能源、需求侧响应、智慧能源互联网和“互联网+”。

在工业时代,依赖煤炭和蒸汽机实现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依赖石油和内燃机以及电力形成的第二次工业革命,都因煤炭和石油资源局限在非常有限的区域,开采难度的限制,必须由大企业进行大规模开发转换才有经济价值。由此形成了工业史时代的金科玉律——规模经济,没有规模就没有效益。规模成为企业、项目、技术和管理等追求的必然目标。这种规模经济带来的问题是供需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从而形成地位和利益的不对称,一些具有垄断性的大企业借助这种供需信息和地位的不对称维持自己的特殊利益,其结果是供需无法有效配置资源,导致系统效率低下,腐败横生。

信息技术革命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消除信息的不对称,让供需双方通过互联网技术实现平等、及时、高效、互动的信息共享,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热忱,最大限度地解放了生产力,解放了人们的大脑。可以说,所有的“互联网+”都是要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打破现有的利益格局,激发更多人的参与,让人民当家作主。马云在《“互联网+”从IT到DT》一书的序言中说,未来的企业,将不再关心规模,不在关注标准化和权利,而会关注灵活性、敏捷性、个性化和用户友好。企业和企业,国家和国家之间不会那么注重对抗,而会在竞争的同时增加合作,并重视对整个社会的关怀和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四大革命,这不是来自于中国特色的革命,而是世界革命的洪流。由于分布式能源、需求侧响应和智能电网使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参与清洁能源的供给,正向杰里米·里夫金所言:“成千上万的人都可在自己家中、工厂和办公室或者附近区域自行发电,并在社区或地区间能源共享,每个人都将成为一个遍布整个大陆的、没有界限的绿色电力网络中的节点,正如信息在互联网上自由流动”;越来越多的清洁能源加入能源系统,使能源供给不但多元化,并且清洁化;上述能源消费和供给革命依赖与在互联网推进下的新技术革命;而目前阻碍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以及能源新技术革命的阻力主要来自于现行体制和既得利益集团,只有靠一次体制革命才能破除阻力。

如何推进能源的四个革命?只有靠“互联网+”。什么是革命?什么是改革?改革自上而下,革命自下而上。互联网可以帮助我们通过消除信息的不对称,传递革命理想和技术,调动消费端的广大民众的积极参与,颠覆落后的生产关系,让“星星之火”形成“燎原之势”。“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大革命时期如此,新能源革命也亦如此。既得利益集团不可能是我们的朋友,只有那些希望减少环境污染,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广大人民群众才是我们真正的同盟军。

通过各种“互联网+”,首先实现信息、知识和智慧的互联(InformationConnect),传递生态文明理念,形成节能减排时尚,宣传群众、动员群众、组织群众,促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可持续发展的人民战争;其次是实现数据的互联(DigitalConnect),让供需双方信息共享,打破垄断利益集团在中间的隔阻,解决信息的对称,从而优化供需之间的资源优化配置;之后是金融的互联(FinancialConnect),让结算、定价、投资更加透明高效,民众不仅可以通过参与投资支持可持续发展,还可以通过绿色金融获得更高的收益,减少中间既得利益集团的盘剥;最后就是电力、热力、燃气等在互联网信息技术的支撑下实现能源互联(EnergyConnect),让能源互充有无,实现能源的“协同共享”。

厉以宁先生最近说:“推动人类经济社会发展除了看的见的这只手——政府和看不见的那只手——市场之外,还有第三只手,这就是道德,就是人们向往美好未来的力量”。实际上,“互联网+”就是要激发这种“向往美好未来的力量”。马云认为,不是每一次技术和工业革命改变了世界,是技术背后的梦想改变了世界;不是单个的梦想推动世界改变,而是一群人、无数人的梦想,以及背后一整套的技术基础、制度安排推动世界改变。

今天,我们推进“互联网+”,其根本目的就是要调动多数人的参与,来实现多数人的美好梦想,以推动多数人的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