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中石油新疆油气混改中的个别项目已停滞。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013年,中石油塔里木油田与新疆能源集团、阿克苏地区政府就塔中区块签订了合作协议,但是由于投资回报率低,合作方积极性不高。

塔里木油田位居中国陆上第四大油气田,去年油气当量为2467万吨,被称为中国西部能源大动脉。该油田埋藏深,部分区块含有硫化氢气体,对安全环保有较高要求。

“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一开始热情比较高,认为能挣钱,但是在当前低油价的情况下,真正意识到要投入大量资金,而且盈利很有风险的时候,又表现出犹豫和踌躇。”中石油塔里木油田分公司总经理谢文彦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曾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与此观点不同,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低油价并不是民资对混改采取观望态度的主要原因。商业模式、利益分配、国有资产评估等问题,是解决混改的关键问题。

除了塔里木油田,新疆宇澄热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宇澄热力)和红山油田也是中石油在当地的两个混改项目。

宇澄热力成立于2014年4月,由新疆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新疆石油管理局、北京安控科技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发起,主营为新疆地区的稠油开采提供热力保障和技术服务,属于油田辅业。

今年5月,宇澄热力的注册资本从原来的6亿元减少为3亿元,各持股方的股权结构也随之调整。新疆能源集团的持股从40%降为20%;由中石油与雅戈尔集团共同设立的北京国联能源产业投资基金,持股由35%降为23%,成为第一大股东。新疆石油管理局持股由10%上升为20%,北京安控科技股份公司(300370.SZ)持股从3%上升为20%。

安控科技基于对宇澄热力有良好预期,在积极开拓吐哈、中石化在疆开发油田、及中亚地区油气田工业蒸汽市场。

界面新闻记者致电新疆能源集团对外宣传部,对方没有就股份减持给予明确答复。

成立于2012年的红山油田股份公司,股东为中石油新疆油田、新疆政府和新疆建设兵团。实则为中石油的援疆项目之一,中石油将新疆油田采油一厂较好的区块划拨出进行试点。后来,这成为中石油在新疆油气领域开展的首个混改项目。

《中国石油报》称,这一模式开创了企业、地方政府、兵团三方在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合作先河。

不过,前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上述新疆混改项目没有太大意义,“因为不会带来任何新的市场主体,民营参股者也不会有决定权。”

中石化的混改经验或许可以借鉴。根据《关于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未来中石化销售公司董事会将由11人组成,其中中石化4人,投资者派出董事3人,独立董事3人,职工董事1人。在投资者资产交割后,将选出董事召开第一届董事会,投资者董事人选由投资者选出,拥有2.5%股权的投资者即可提名董事候选人,“这种相互制衡的制度成为最大的保证。”梁军表示。

中石化的混改大幕已缓缓落下,而中石油的混改仍然面目模糊。

6月下旬,中石油召开全面深化改革小组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清理处置宾馆酒店业务、炼化企业、销售企业扩大经营自主权试点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中石油官方报纸《中国石油报》在报道此次会议时,使用了“全面深化改革工作”,未提及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今年以来,中石油没有公开明确表示过对混改的更多意向。在中石油年初召开2015年工作会议时,舆论普遍认为,中石油会在今年出台混改整体方案。

“无论是国企、民企还是国资委,对于混改及方向都尚未达成共识。”广东省社科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梁军表示,各方都在等待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混改的指导意见,“目前各方混改脚步确实放慢了,但是方向不会改变。”

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首次明确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进一步提出“加快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多种所有制资本之间的融合成为新一轮国企改革的重头戏,各行各业的央企纷纷提出混改方案。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00028.SH)在2014年2月宣布,启动油品销售业务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今年3月,包括大润发(厚朴投资团)、腾讯(人保腾讯麦盛投资团)、海尔(海峡汇富投资团)等公司在内的25家投资者中,除一家外,其余全部按时缴纳资金,中石化销售板块混改引资基本完成。

与中石化选取销售板块作为混改突破口不同,中石油的混改规划几乎涉及全产业链。

中石油前任董事长周吉平在2014年两会上表示,中石油已搭建了六大合资合作平台,推进和社会民营资本的合作。这六大领域包括未动用储量、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管道、海外业务、金融板块和炼化,但是进展缓慢。

去年4月17日,中石油集团在召开第一次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时,审议批准了扩大辽河油田、吉林油田经营自主权试点建议方案和部分管道资产整合方案。

不过,上述两大油田扩大自主经营权试点一年多来,进展不大。“一是经济形势不好,二是改革的阻力比较大。”辽河油田内部人士表示。

梁军表示,扩大经营自主权和混改二者没有直接关系,“混改的目的是引入外部的资本之后,建立相互制衡、协调运转的公司治理和监管机制。”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扩大自主经营权只会增加更大的风险。

油田扩大自主经营试点进展不顺,管道板块的混改也陷入停滞。2014年5月,中石油将西气东输管道分公司和管道建设项目经理部旗下的西气东输一二线有关资产及负债,出资设立东部管道公司,并计划在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所持东部管道公司100%股权。

此举让外界大呼中石油混改力度之大,中石油内部人士也直言,看不懂高层为何会将优质资产拿出混改。此后,东部管道公司股权转让事宜没有了下文。

“上游勘探风险高、投入高、技术门槛高,混改难度要比销售板块难度大得多。”一位业内人士说。

业内人士分析,身处反腐风暴漩涡的“三桶油”,新任以“求稳”为主,尤其是在国企改革总体方案未明朗的情况下,宜静不宜动或许是明智之选。

“凝聚人心、稳定队伍,是中石油反腐窝案爆发后的重点工作。”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说。

据《中国石油报》报道,在中石油全面深化改革小组会议上,提出要密切关注国家层面国有企业总体改革方案的动态,公司总体改革方案的设计要与国企改革方案相一致相衔接。

6月初,中央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国有资产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意见》等。

“国有、民营资本各有各的担心。”梁军说,“前者担心国有资产流失,后者担心持股少,会被对方吃掉。”

 

本文源自界面新闻

作者:侯瑞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