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核电的春天来了嘛?

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核电正在逐步成为继高铁后中国对外出口的又一个招牌产品。根据国家能源局刘宝华介绍,中国已经形成了上海、四川、黑龙江三大核电设备制造基地。东方电气、上海电气、哈尔滨电气和中国一重等核电装备制造龙头企业纷纷表示,它们已经做好了为中国核电项目提供设备的准备。

事实上,对于地方而言,核电站给当地带来的不仅仅有能源,同时还有钱。由于核电站投资数额巨大,其产出效益对地方经济的拉动几乎是立竿见影的。比如,福清核电站是在2008年中国保增长的背景下,中央推出扩大内需4万亿元计划后落地的特大型重点工程,也是当时中国第一份落地的千亿大单。

不仅如此,近两年来,国家首脑在国事访问中屡屡推销中国核电,并推动了国内核电企业与他国签署核电合作协议。可以说,中国核电再次迎来了新的时代。

核企感叹有米下锅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中国核电装备制造企业曾是福岛核电事故的间接“受害者”。

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后,核电装备制造企业订单骤减、产能过剩,市场有低价竞争之忧。而低价竞争对成本控制、投资回报带来压力,对技术开发、人才留驻带来挑战。福岛核电事故的打击力量之大,以至于中国核电装备制造企业甚至还处于“等待恢复正常”之中。

“福岛核电事故对我们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回想当年,国内某家核电装备集团的一位内部人士说,受该事故影响,公司的核电装备订单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公司利润大幅下滑。

从2006年到福岛核电事故之前,中国核电市场正热火朝天。业内当时的共识是,核电市场发展规模是每年开建10至12套百万千瓦机组。以上海电气为例,该公司的核电主设备订单,当时以每年200亿左右的增量收入囊中。那时候,中国核电装备制造企业的“核电市场目不暇接”,甚至“接单接到手软”。

而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国政府立即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或暂停前期已开工的项目,并对正在运行的核电站进行了一系列严格的安全检查。一年后,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重申“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方针政策。

不过,在2014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下称《计划》)提出,“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这为中国核电再次启动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需要指出的是,“核电等一系列重大能源工程不仅是稳增长的重要措施,也被视为调整能源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的有效抓手。”有接近官方人士在今年4月份曾这样说。相关研究数据显示,一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每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重量相当于80艘美国“福特”号航母船体的重量。

在2014年6月13日于京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习近平提出,要“着力发展非煤能源,形成煤、油、气、核、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多轮驱动的能源供应体系”。他同时要求“在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

然而,核电站在中国的分布并不均匀。由于国内现有的核电站都建在东部沿海省份,一些内陆省份纷纷表示,它们需要建设核电站来为当地提供足够的电力。比如,在近年来的全国“两会”上,湖南、湖北和江西都已提交了重启内陆核电项目的提案和建议。

国务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的一名专家曾撰文称,中国核电一直以来优先选择沿海地区建设,但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多年的发展,客观形势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经济比较发达”和“一次能源缺乏”不再是沿海地区的独有特征。在内陆省份,尤其是一些发展较快且一次能源短缺的省份建设核电站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必要的。

以湖南为例,湖南省发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长王亮方在2014年的一次能源论坛上称,能源短缺将成为制约湖南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预计2014、2015年,迎峰度夏与度冬两个电力需求高峰时期,湖南将出现电力供应紧张局面。因此,核电将成为湖南省电力供应的主力军。

不过,核电毕竟是一种没有中间状态的能源,这其中以内陆核电尤为明显。反对者认为它极具风险性,支持者则认为它和沿海核电并无差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2014年在媒体上发表一篇题为《内陆核电不适合我国国情》的文章,则把这种争论推向了舆论的高潮。

作为内陆核电项目,江西彭泽核电项目曾在2011年遭到质疑。2011年底,与江西彭泽一江之隔的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退休干部联名“上书”反对彭泽核电项目上马,对彭泽核电项目的人口数据、地质条件、周边工业建设等方面提出了质疑。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中国缺乏水资源。因此,内陆核电站需要建设在水资源丰富的地方,以便于在日常运营或发生紧急事故时冷却。但水资源丰富的地方往往也是人口密集的地区,因此一些内陆核电站往往建在人口密集区。为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把核电站建设在长江流域,一旦发生泄漏,后果是难以估计的。

“核能很好,但是我不希望它建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广东江门一位居民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时说,“在其他地方建最好,离我们越远越好。”2013年,广东江门一个投资近400亿的核燃料项目因遭当地质疑而下马。

至今,包括彭泽核电项目在内的内陆核电项目究竟何时开建,尚未有一个明确的时间。“中国内陆核电何时建设,并不在于技术问题,而在于民意和政府决策,希望内陆核电能够于2016年起步,最迟不晚于2018年开工。”5月21日,徐玉明在第十一届中国核能国际大会上表示。

对此,国家核电主管部门的一位官员此前表示,核电站涉及到整个国家的利益,要上马核电,安全是第一。而要保证核电的安全,技术的安全可靠性则是基础。“中国要上马核电,要运用最安全和最先进的核电技术。”他说。

目前,中国内地共有在运核电机组23台、在建核电机组27台,在建机组规模世界第一,总装机规模位居世界第四。其中,这23台正在运行的核电机组总装机规模为2140万千瓦。“这意味着,2020年之前,我国至少还要新建35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平均每年开工5至6台,每年新增投资在1000亿元左右。”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徐玉明曾经说。

另据了解,核电逐步成为继高铁后中国对外出口的又一个招牌产品。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拉美之行中就曾大力推销中国核电。习近平当时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进行会谈后,双方共同签署并发表联合声明,将双方核电合作事宜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2014年3月的欧洲行之际,习近平就已促成了中国在核能领域与相关国家的合作。在他的见证下,中国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公司在巴黎签署了合作协议。在2013年下旬,李克强与英国首相卡梅伦谈到合作领域时,第一点就是大力推销中国的核电等基础设施。他表示,如果要建高铁、核电,同等条件下中国装备建设速度最快、成本最低。

中核集团目前正在建立海外市场开发体系,推动英国、阿根廷、埃及等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南亚近20个国家核电项目合作。

中国核企业已经与上述一些国家达成双边协议。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核企就能够获得市场优势地位,但它们肯定会为未来中国核电技术出口打下基础,从而使得中国有望成为这一关键战略行业的重要参与者。

核电行业进入“三雄争霸”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核电业内的重组整合已成为市场与中央高层关注的焦点。

5月29日,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以下简称国家核电)官方网站发消息称,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电投)与国家核电,重组成立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国电投),原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出任国电投董事长。

据了解,中电投与国家核电合并后,两者在核电产业链上实现短板互补,中国的核电产业也正式进入了国电投、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三雄争霸的局面。此外,两家企业合并后,国电投旗下核电产业的资产证券化比例仍然较低,市场预估国电投的核电产业有望注入此前中电投旗下的上市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时,中电投继承了原国家电力公司所有的核电资产,是五大发电集团中唯一有核电运营资质的运营商,但此前中电投的核电设计力量相对薄弱,难以与另外两大集团竞争。

国家核电是三代核电技术AP1000的受让方,同时也是国产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1700的牵头实施单位和重大专项示范工程的实施主体,拥有较强的核电设计研发能力,但没有核电运营资质。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透露,中电投在融资、电站管理及电力市场上具备优势,而国家核电在核电产业上有技术优势,双方合并实现了短板互补,使国电投在核电产业链上就更加完善,具备了同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竞争的力量。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徐伟认为,两家企业合并前,资产证券化率都较低,因此集团下属上市子公司有较强的资产注入预期。实际上,不仅国电投将会“亲密”接触资本市场,中核集团旗下的中国核电亦将在A股上市。对此,业内有分析认为,随着资本市场的介入,国内核电将迎来加速发展。

方正证券分析师周紫光表示,国电投的成立,将打破核电行业双寡头垄断的局面,再造一个上下游一体化的大型核电集团。新公司将具备从上游的核电站设计到下游核电运营多项业务资质,此前阻碍中电投与国家核电发展的短板将通过此次重组补齐,新公司将成为核电行业中的第三极。

随着上述两公司合并完成,国企改革方案也在制定中,央企合并重组仍将继续。有业内人士表示,国有企业重组一般有整体合并重组和分拆重组两类。整体合并重组是将同行业间国企,进行强强重组,南北车合并就属于此列。

海通证券分析师邓勇表示,中电投和国家核电合并为旗下上市公司成为集团公司核电整体上市平台或深度切入核电服务板块打开了想象空间。

随着核电建设的加速,核电行业正在掀起上市高潮。本周二,中国核电将于本周二在沪市开始申购;中国核建在证监会网站进行预先披露更新,IPO进入关键时期,预计年内有望登陆A股。而国电投旗下的核电资产也被业内预计将整合上市。

周紫光就表示,核电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开辟新项目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竞争对手均已对接资本市场。相比于IOP,借壳上市特别是直接向旗下上市平台注入核电资产,对于国电投来说,是实现核电资产上市较为便捷的方式。

业内普遍认为,今年是“福岛事件”后中国核电重启的元年。去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显示,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

对此,业内有分析指出,如要完成上述规划,则意味着,2015年~2020年,我国核电产业的复合年增长率要达到18%,同时未来5年内,我国需要开工建设近40台核电机组。从核能发电占比方面看,2013年我国核电发电量仅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2.11%,远远低于法国(75%)、美国(19%)、俄罗斯(18%)、韩国(30%)、瑞典(38%)等核能发电比例较高国家,发电比重排在世界有核国家的末尾,与世界平均值(14%)仍有很大差距。长远来看,我国核电产业发展空间巨大。

厦门大学能源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今年以来,我国核电产业发展速度较以往有所提升,而上市融资对于解决核电公司发展所需资金是最快捷办法。“与此同时,核电公司上市后,受到市场监督,公司管理将更加规范化与透明化。对于我国核电产业发展来说,更透明,有益无害。”

除融资便利外,此举可以推进核电产业加速发展。韩晓平认为,随着国内核电技术的成熟,我国的核电产业未来将更多地走向海外市场,从而扩大中国核电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这也需要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

 

本文转自:中国经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