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油价暴跌——页岩气革命的后作用力

 

欧佩克部长级会议11月27日在维也纳欧佩克总部举行,经过一番争议,最终以沙特为首的海湾石油输出国家在与俄油总裁谢欣协商或决定不减产。次日,国际油价再次跳水。纽交所2015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7.54美元,收于每桶66.15美元,跌幅为10.2%;2015年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2.43美元,收于每桶70.15美元,跌幅为3.3%。

谁要减产 谁丢市场

        欧佩克内部存在意见分歧。沙特、卡塔尔、阿联酋和科威特等海湾阿拉伯石油输出国家不赞成减产,认为目前油价下跌还不构成危机,随着油价下降,一些高成本石油会突出市场,石油市场将会自我稳定。他们认为任何平衡市场的行为都需要各方发挥作用,而不是由欧佩克单独采取行动。

伊朗和委内瑞拉等国,因政府财政极度依赖石油出口,低油价使其财政承受巨大压力,希望共同减产保价。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伊戈尔·谢钦25日曾飞抵维也纳会晤沙特、委内瑞拉等主要产油国官员。谢钦在与沙特石油大臣纳伊米等欧佩克成员国代表和墨西哥等非欧佩克成员国代表会谈后,作出了惊人表态:就算油价跌到60美元,俄罗斯也不减产!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出口国,2013年俄生产了5.314亿吨石油和6876亿立方米天然气,分别占全球产量的12.9%和17.9%,其中71.2%的石油和31.6%的天然气用于出口。俄罗斯2103年出口的石油天然气总量达5.5亿吨标准油当量。俄罗斯的决定对于全球能源市场举足轻重。谢钦去维也纳之前,西方媒体普遍认为,俄将同意减产石油。为缓解西方经济制裁,俄罗斯应千方百计稳定油价,但俄竟然反其道而行之。普京在会见道达尔公司负责人时说,欧佩克的决定将引发油价下跌,这是必然的市场反应,俄罗斯对此早有意料。他认为,包括俄罗斯在内,没有一个原油输出大国会对维持油价平衡采取任何单独行动。

俄罗斯人清楚,沙特人也明白,这一次全球油价下跌是多方面原因促成的。全球需求疲软,石油严重供大于求,美元坚挺,节油技术普及和石油替代加速,北极、巴西近海的大型油田将进入开发……等诸多原因。在这些原因面前,任何国家减产就会导致市场份额的丧失。各国原油的品质有较大的区别,每个炼油厂对应炼制的原油要相对稳定。如果炼油企业因为价格问题被迫更换了原油品种,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改回来的。这就为已经占据市场的产油国提出了挑战,不能轻易减产或单方面提高油价。

沙特前石油大臣首席顾问穆罕默德•萨班在维也纳欧佩克会议之前曾经预言并被国际媒体广泛引用,他说:无论欧佩克是否采取减产措施,国际油价下跌的趋势无法阻止,每桶100美元的高油价将成为历史。未来数年,世界石油市场将迎来低价时代。

显而易见,在供需关系出现历史性转折的时刻,保卫市场份额越发关键。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西方国家发起了对俄的一系列制裁,迫使俄增加了对中国的石油天然气出口,中国是沙特非常重要的市场,也是唯一还在增长的市场。美国和加拿大正在加紧审批和建设新的液化天然气码头,计划将北美廉价天然气输往日本和韩国,甚至还可能输往中国。中日韩是沙特最重要的原油出口市场,一旦这些国家将他们的巴士、卡车和轮船从燃油改为使用液化天然气,对于石油的淘汰将不可逆转。

谁的阴谋 谁是目标

        路透社曾提及,上世纪80年代初,国际原油供应充裕,沙特起先大规模减产支撑油价,但却使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出现长达16年的预算赤字。1985年,沙特转变策略开始大幅增产,国际油价由此大幅度下跌,致使苏联出现巨额损失,加速了苏联解体。

根据《BP能源统计年鉴》数据,1979年全球石油需求达到一个历史高潮,当年全球石油消费量达到30.98亿吨,第二年国际平均油价飙升到36.83美元/桶,是1970年的20.5倍。高油价推动了全球性开发天然气替代石油和采用节能汽车的热潮。此后全球石油需求迅速下降,1983年全球需求跌至27.54亿吨,比1979年下跌了11.1%,油价滑落到29.55美元/桶,下跌了20%。沙特曾希望通过自己单方面减产阻碍这一下滑趋势,将产量从1980年的1027万桶/日,下降到1985年的3601万桶/日。可悲的是,沙特的努力完全徒劳,对于高油价的担忧和技术革命的强大惯性使油价继续一路下滑,1986年油价跌至14.43美元/桶。

石油是一种政治商品,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国家利益。如果说石油背后存在阴谋那也是顺理成章,在国与国之间,有阴谋是常态,没阴谋才奇怪。起初,全世界都认为这是一场针对普京的阴谋。美国和欧盟在俄吞并克里米亚之后不能袖手旁观,希望通过打压油价遏制俄罗斯也是理所当然。据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计算,若原油价格维持在90美元/桶,2015年俄财政收入将减少1.2%。油价需维持在104美元/桶,才能收支平衡;而在110美元/桶以上,才能为俄GDP做出正面贡献。彭博社针对32位经济学家调查中值显示,如果乌拉尔原油价格持续低于80美元/桶,俄将陷入衰退。根据目前市场趋势,未来12个月内俄陷入衰退的概率高达75%。

但是,阴谋论还有另一个版本,认为沙特借机打击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及各种非常规油气开发、石油替代和节能技术的应用。萨班在接受沙特《萨巴格》新闻网站专访时说,过去几年,世界各国,特别是能源消费大国,都在实施节能和减少使用石油及发展替代能源战略;有些领域,特别是交通运输,也在竭力减少使用石油。此外,受美国页岩油开采量飞速提高和世界经济整体疲软等因素影响,国际市场对传统石油的需求正在萎缩,从而导致油价不断下跌。加拿大油砂、北极油气、深海石油和美国页岩油的开采成本都超过65美元/桶,如果油价降至其成本之下,对于非常规油气企业将产生巨大打击,他们的股票将暴跌,他们的项目将难以募集资金,这将为传统石油行业迎来喘息。

阴谋论的第三个版本,是俄罗斯将计就计。俄总统普京先前说,不排除一些国家操纵国际能源市场打压俄罗斯经济的可能性,不过,这是一柄双刃剑,不仅伤及俄罗斯,同时也会影响制裁实施者、油价操纵者和俄罗斯的经济伙伴。造成油价暴跌的始作俑者是美国2006年兴起的页岩气革命。页岩气开发中的水平井和水压裂技术的突破,以及地质信息技术的进步,不仅使美国页岩油气得以大幅增产,这些技术的普及推广,也增加了致密油气和常规油气的产量。2013年美国页岩油产量达350万桶/日,使美国2013年的石油产量达到4.46亿吨,比2005年增产了44.4%;天然气产量达6776亿立方米,比2005年增产了34.5%。这些油气对美国的进口石油形成了巨大替代,从2005年至2013年,美石油进口净减少2.46亿吨,减少幅度达39%。这是造成全球石油供大于求的最主要原因。

不过,美国的非常规油气开发大多是一些中小企业,他们的资本来源是曾经支持过IT革命的创业投资和风险基金,他们的财务模型和经营模式也非常类似IT企业。他们开发页岩油气采取了快打快放的生产模式,油气井产量迅速达到高峰,但也下降迅速,企业可以快速收回投资,再到资本市场募集更多的资金,打更多的井使成本降低。这种生产模式最害怕的就是资金链断裂,一旦资金链断了,泡沫就会灰飞烟散。当年IT和互联网泡沫破裂的噩梦又会在页岩气革命中重演。显而易见,俄罗斯是想赌一把。谢钦说,低油价将对生产成本较高的产油国造成更大损失。普京也认为,低油价不会持续时间太长。俄罗斯显然是把矛头指向了美国。美开采页岩油成本为每桶65至83美元,国际油价如果持续走低,美国将难以应对。页岩气泡沫破裂或可能再一次使美国艰难复苏的经济再次出现衰退。

谁会受益 谁将受损

        美国页岩气革命对于全球能源格局的巨大影响其实早就开始,只是人们对此过于麻木。2011年11月,从秦皇岛下海的5500大卡电煤的价格是860元/吨,到2014年中期,已经跌至460元/吨。煤价暴跌,导致中国煤炭企业损失惨重,许多中小煤矿不得不关闭。造成煤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全球煤炭价格暴跌,其中最主要原因就是美国的页岩气革命。

2005年美国页岩气产量只有296亿立方米,到2013年已增至3025亿立方米。不仅替代了成本较高的常规天然气,还增加了1138亿立方米廉价的天然气新供应量。这些新增天然气量为美国替代了折合5000大卡原煤2.37亿吨,减少煤炭消费21%。被其替代的煤炭流入国际市场,以非常低的价格倾销,尽管量不是很大,但产生了巨大的边际效应,致使全球煤炭价格暴跌。

天然气不仅可以替代煤,也能替代油。以往美国大量建筑冬季都使用燃料油采暖,但页岩气可以在入冬前集中压裂形成产能,使天然气的成本大大低于燃料油,越来越多的北美居民转而采用天然气采暖。此前,每到冬季油价会大幅度攀升,但这些年来这种上升的幅度逐年降低,而今年非但没有上升,反而一反常态地下跌,这足以说明全球能源结构正在转型。

欧佩克决定2015年继续维持每日3000万桶产量不变。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26日也说,预计俄石油企业2015年石油产量与2014年持平。没有人准备就此让步,似乎产油国都在等待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泡沫破裂。俄罗斯第二大油企卢克石油副总裁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如今油价每桶70多美元的价格,对于一些页岩油开采商而言已无利可图。等到2016年,欧佩克完成清理美国市场的目标之后,油价将重新上涨。他直言不讳地说:“页岩气泡沫跟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类似,实力强大的公司将存活下来,差劲的将被淘汰。”

不过,由创业投资和风险基金支持的美国页岩油气产业具有极大的创新能力和技术生命力,他们手中还有大量能降低成本的技术可推广应用。况且,对于美国的投资家而言,不支持这些企业赢得这场生死之战,最终企业不能上市投资将血本无归。在沙特11月初做出不减产决定后,美国的页岩气公司就摆出了一幅死磕到底的态度。开采页岩油气的美国能源公司没有一个在沙特的挑战后改变他们继续增产的计划,他们坚信其他欧佩克成员家会比他们更难以抵御降价。切萨皮克、EOG资源等多家页岩油气企业高管公布财报时都承诺,将维持现有产量或增产,认为即使油价进一步下跌,他们也能通过降低成本获利。切萨皮克董事长阿切·邓罕姆说:“沙特确实赌得大。如果他们把油价降到每桶60或者70美元,美国的产量当然会下滑。可不会就此而止,其他欧佩克产油国的结局会惨得多。”他们和产油国似乎在实践一个古老的寓言:当狼追上来时,只要我比你跑得快,就是赢家。

市场预测,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资源储备国委内瑞拉,由于强行推进石油国有化,导致勘探投资严重不足,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委已经落到了需要从阿尔及利亚进口原油的尴尬境地,油价每下跌1美元,委外汇收入将损失逾7亿美元。委内瑞拉已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债主违约,西方认为马杜罗总统下台或已进入倒计时;伊朗政府2014年预算收入750亿美元,其中约400亿美元源自石油出口,但前提是油价保持在每桶100美元,国际油价下跌对伊财政收入影响巨大。如果跌倒70美元/桶,伊朗将出现12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而其他中小产油国将更加困难,特别是目前应对埃博拉的西非产油国和应对ISIS恐怖分子的伊拉克政府和北方库尔德人。

近期看,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将受益巨大。中国原油和相关石油产品的对外依存度已超过60%,2014年的进口量将超过3亿吨。如果油价从高位的107美元降至70美元,中国消费者可以节省几百亿美元的支出。为此,中国交通运输、商品物流、农业生产等方方面面会因此受益;中国进口的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价格都与油价挂钩,低油价将会反应到天然气降价上,将促进中国能源结构转型,有利于减少雾霾和温室气体排放;石油供应充足和低廉的油价还有助于我们推进石油天然气行业改革,降低改革成本和风险。但是,石油在中国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只有17.8%,对于整体经济的贡献将有限。国际油价是从6月底开始下跌的,今年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并没有出现逆转。

中国是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市场不仅在欧美日,产油国也是中国商品销售的重要市场。产油国经济陷入困境将影响东南沿海制造业;中国是可再生能源产品最大的出口国,国际油价往往与天然气和各种可再生能源价格相挂钩,油价下跌必然影响可再生能源市场,进而影响这些产业的销售业绩和资本市场市值,影响他们融资能力和技术研发投入;我们为治理雾霾正在进行各种努力,发展电动汽车,鼓励低油耗小批量汽车,发展各种替代能源技术: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生物燃油、甲醇乙醇燃油等,低油价将使这些产业受到冲击,使我们在节能减排和能源替代上的诸多努力付之东流;中国在重庆和四川刚刚实现页岩气突破,是美国之外第一个实现商业化生产的国家。如果油价低迷,将会影响两大油企在页岩气开发上的投入积极性;此外,石油公司的盈利锐减将影响他们在新资源的勘探开发投入,为未来的油价再一次高企埋下祸根。

低油价是双刃剑,利弊兼而有之,对于全世界仍然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但新能源和新技术革命的进程可以被放缓,不可能就此停止,全球能源结构转型将不会因为产油国降价增产而改变,因为这是历史车轮的必然走向。(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 韩晓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