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2014年11月4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深圳市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通知》,新一轮电改试点正式启动。深圳在中国改革中是一个闪亮的符号,显赫的改革”履历”,这让人们对新电改增加了几分信心。

改革开放30年,电改就伴行了12载。电网作为典型的自然垄断行业,发电侧和用电侧的市场化改革在都已经在稳步推进,但在输配电环节鲜有进展,以至于让电改落在煤炭、石油等能源改革之后。中国能源网高级顾问、资深能源专家甘士宣认为,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呈现震荡回落的态势,反映出当前经济处在下行阶段。甘士宣指出,目前工业领域正在经历从低端向高端的结构调整,经济形式和工业结构转型为输配电价格改革提供了机遇,反之在经济上行阶段进行电改几乎不可能。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表示:”改革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电改多年一直停滞不前,结果是不进则退,导致电网越来越垄断,对新技术革命的制约越来越严重。不管如何,此次电改试点也意味着电改的思路越来越开放,未来电改可能不会再局限于中央的整体部署,各地区也会积极尝试,对行业的整体发展是个重大利好。”

对于解放思想,深圳有着很好的基因传承。1979年,经国务院批准,招商局创办了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的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区–蛇口工业区。作为当代中国改革开放实际运作第一人、深圳蛇口工业区管理委员会第一任主任袁庚在1981年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1988公开表态:在蛇口不许”以言治罪”;1989年72岁时表示希望将蛇口建设成为高智能的社区……

在鼓励创新的宽松环境中,深圳蛇口成功完成了工程招投标、干部人事制度、劳动用工制度、劳动分配制度、城市居民住房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等一系列改革试验,让这些之前的不敢想象成为生活日常,所取得的成果则被深圳和全国各地借鉴并利用。创意理念和创新意识为深圳这块改革试验田培育了肥沃的土壤。

2014年11月1日,”深圳蛇口·中法创意论坛”开幕,来自中法两国多领域的顶尖专家展开广泛的讨论。韩晓平受邀参加并主持了关于”经济发展与社会责任”的对话,与来自中法两国的纳米、天体物理、环境保护、工业物理和化学等领域的科学家同台论道。

在这场对话中没有官话和大道理,也没有发言者去纠缠经济发展和社会责任的概念,而是将自己的学术成果和深入思考和盘呈现。通过部分对话实录,可以领略他们各自充满创意的理念以及深圳这座城市的包容气质。

【对话实录】:

韩晓平:对我而言,除了阅读过的中国书籍之外,法国人的书读的最多。法国的那种”理想”对每个人影响都很深。1920年,邓小平远赴法国留学就带回了西方的先进思想,今天,中国要与世界协调发展、保护环境,需要更多地吸收法国的先进文明。

玛丽·保罗·皮雷妮:我们这些研究者是从”硬科学”的角度来看创意,也许我们说的话比较严谨,缺少灵活性。为了真正能够拥有创意,研究人员首先需要了解事物的现象,然后通过创意找到创新的道路。对于创新,研究人员首先不应害怕,不要惧怕质疑,研究人员的原则就是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第二要保持关注其他领域,寻找一个领域中的概念在其他领域如何理解;第三要多看看大自然的发展,它已经为人类做了很多,教会了我们很多,可以把大自然原本的东西移植到人类的研究中。对于新的科学都需要一些时间,不要要求科学家明天上午就给你新的应用,他们需要时间了解这些材料特性,思考应用领域。

韩晓平:中国人需要跨越式的思维,这对于每一个人都很有意义。我们从小就面对应试教育,为了考试拼命背书,从小学到研究生都是这样度过的。因此,我们的思维很多时候是线性的,思想如果束缚在管子里解放它就会很难。

米歇尔·卡瑟:我代表着法国天体物理学家的思考。宇宙当中有很多物质是我们所不了解的,首先要学习的是暗物质,其实它不是暗的,而是透明的、看不见的。全世界的物理学家都希望清楚地描述宇宙的形成能力,特别是真空的问题,空的概念原本就是由中国首先提出的;其次想要学到的是星体,星体也是有生命的,也会死亡;第三是星体之间的社会学,它们组成的共和国,名字称为银河系。此外,1998年我们发现一些超新星的出现,实际上超新星因为离我们太远,当看到它爆发时以为是新星的诞生,实际上是星星的死亡。大家都要求我们更多的来谈应用科学,在中国,基础科学研究非常重要,它是未来应用的基石,也是我们智力发展的基石。

韩晓平: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创造了很多的基本观念,我们的世界观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天体物理的观察。宇宙不是从无到有,而是从空到有,这种空的观念来自中国文化的精髓。科学发现与传统的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在研究天体时可能会更多的回溯到对宇宙的认识。世界观的形成一方面是来自于天体物理学家对宇宙的观察,还有一部分是来自物理学家对微观世界的观察。

阿尔诺·杜兰:2009年巴黎工业物理与化学高等学院的教授建设了实验室,进行跨物理的波研究,既包括声波、光波、水波以及微波。他曾经在20年里领导着我们的研究工作,这个实验室兼顾基础研究和应用物理研究。正是本着这样的精神,如随机激光、量子电动力学、混沌理论及时间反转的研究,我们基础研究提出的新概念很快转化到应用科学当中,如地球物理、医学检查、无线通信、数码通信以及人机科学。

韩晓平:在能源领域,波是能量最有效的输送技术。现在有太阳能专家准备将太阳能电站建到宇宙上,在外太空用超声波传回地球。此外,针对电动汽车每次充电时间长的问题,科学家正在发展无线充电,研发通过微波传送电力的系统。法国做了很多基础研究,很快把基础研究变成应用技术,最后把这些应用技术商业化。

戴维·德·施兰马克德·多马埃:20世纪,得益于石油和内燃机的发展,农业实现了机械化,进而杀虫剂和化肥被普遍使用,这些在历史上都被视为农业方面的进步。但是近30年来,农业产量处在停滞的状态,农业的消耗的能源却已经升至工业消耗的4倍,农药和化肥的使用使地下水层、空气等都受到了污染。我们将未来的农业称为”保护性农业”。作为实践者,如果我去和法国的农业部门说农业方面的生物多样性,他们不会感兴趣,所以必须要给他们介绍一些具体的实例。因此,在改善土地肥力上我们主张通过三种途径:避免对土地深耕、土地覆盖和长周期的轮作,这样可以在土地中保持生物多样性。

韩晓平:北京已经第五次结束了雾霾,9月份如果将雾霾归咎于烧秸秆,那时候秸秆还没有收割。很多专家在怀疑是否因为大量使用化肥进而产生大量氨、氮,最后形成雾霾。其实,秸秆可以转换成沼气,沼渣成为肥料替代化肥使用。

康飞宇:我在2010年来广东的时候是广东省引进的能源与环境材料创新团队的学术带头人,我们就生活在深圳这个城市里,深圳市的GDP虽然很高,但在能耗、气耗和排放指数表现上全国最领先;深圳物联网产业很大,电动车占有量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是最大,并且在推广节能照明、LED、智能电网、智能交通、三网合一以及云计算,这都是低碳的表现。

韩晓平:今年前三个季度,我国煤炭没有延续增长,这是历史性的表现,比预期至少提前3年。中国终于结束了过去10年里疯狂依靠煤炭的不断增加来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中国现在是全球的风电装机最多的国家,也是水电装机最多的国家,太阳能发展最快的国家,核电世界装机最快的国家。

中国在追求生态文明,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建立美丽中国,不仅城市生态文明,农村也要生态文明,需要国家所有的技术、部门都以生态文明为标杆,在经济、社会和文化建设的方方面面遵循生态文明的方针,只要按照这样的方针持续发展,中国和世界才能找到保证可持续、世代幸福生活的基本方向。

【人物简介】:

韩晓平: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中国企业投资协会金融委员会副秘书长。

玛丽·保罗·皮雷妮(Marie – Paule Pileni):皮埃尔玛丽居里大学(巴黎六大)教授,原法国大学学院董事会成员,纳米技术专家。

米歇尔·卡瑟(Michel Cassé):天体物理学家,法国原子能委员会名誉顾问。

阿尔诺·杜兰(Arnaud Tourin):巴黎工业物理与化学高等学院物理学教授,保罗-朗格万声学研究院院长。

戴维·德·施兰马克·德·多马埃(David de Schrynmakers De Dormael):环保专家及实践者。

康飞宇:清华大学副秘书长,清华大学深圳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