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2014年3月11日,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最高苏维埃(议会)正式批准该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独立的宣言。参加表决的81名议员中,有78人投了赞成票。3月17日,克里米亚公投结果毫无悬念地实现了独立,乌克兰分裂在劫难逃。

        出乎意料地是,克里米亚96.77%的选民支持独立并加入俄罗斯联邦,投票率高达83.1%,也就是说80.42%的克里米亚人支持加入俄罗斯,而当地俄罗斯族的比例58.32%,乌克兰族24.32%,鞑靼族12.10% ,也就是说大量乌克兰族也选择了加入俄联邦。

脆弱的乌克兰

       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乌克兰是一个极易分裂的国家。东部和南部地区亲俄罗斯,多信仰东正教,相当多的居民是俄罗斯裔或俄裔混血,很多人即便是乌克兰族,也不太会说乌克兰语。在克里米亚有24.32%的乌克兰族,能够说乌克兰语仅为11%。而西部地区则亲西方国家,不少人信仰天主教,部分居民是波兰裔。10世纪,东斯拉夫各部落在今乌克兰地区结合形成古罗斯部族,并建立了基辅罗斯国家。12世纪起,封建割据的古罗斯部族逐渐分裂成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三大支系。13世纪俄罗斯和乌克兰都被蒙古金帐汗国征服和统治,很多俄乌族又混入了蒙古人的血统,区别仅在于俄罗斯人与蒙古人的混血比例更高。蒙古人的血液是俄罗斯人更具草原民族的扩张性。直到14世纪,乌克兰才逐步形成独特的语言﹑文化和生活习俗,成为了一个所谓独立的“民族”,但除文字之外,至今为止乌克兰的语言﹑文化和生活习俗与俄罗斯的差异小于北京人和广东人,甚至小于北京人和上海人差异。

1654年,第聂伯河东岸的东乌克兰并入俄罗斯帝国。18世纪,俄罗斯又把乌克兰和黑海北岸大片地区并入版图。到1795年,除加利西亚(1772—1918年属于奥地利)以外,乌全境都纳入俄国沙皇统治之下。直到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之后,乌克兰才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独立的“民族国家”。

乌克兰尽管国家独立了,但是,政治、经济、文化、工业、军事、宗教上依然保持着与俄罗斯极其复杂的关系。很多人都已经完全不会说乌克兰语了,乌克兰女首富,被誉为“天然气公主”、“石油女皇”、”乌克兰铁娘子的前美女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从童年起和所有的苏联公民一样只说俄语,直到2000年她40岁时,才开始学习乌克兰语。很多人是在乌克兰独立之后,才改口声称自己是乌克兰血统。季莫申科不是乌克兰传统姓氏,她的父亲是亚美尼亚籍。而刚刚被亲西方议员推翻的维克托·亚努科维奇总统父亲是白俄罗斯裔铁路机车操作员,母亲是俄罗斯裔护士,难怪普京对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说:“他是我们的人。”

克里米亚曾被罗马、鞑靼、奥斯曼等帝国统治。1774年俄罗斯迫使奥斯曼承认克里米亚独立;1777年,克里米亚附属俄罗斯。直到1954年,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为迎合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通过决议,以“鉴于克里米亚同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间经济上有共同性、地域接近、经济和文化关系密切”为由,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赫鲁晓夫曾长期在乌克兰工作,担任苏联共产党乌克兰第一书记,卫国战争期间担任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的军事委员。

戈尔巴乔夫违背苏联人民意愿将苏联解体,也违背克里米亚多数人意愿,莫名其妙地让乌克兰带着克里米亚从苏联分裂独立。失去克里米亚,使俄罗斯失去了从黑海通向世界的南方一系列重要的咽喉港口,成为俄罗斯人极大的心痛,如同中国失去台湾。重新夺回克里米亚是普京一代俄罗斯人的“俄罗斯梦”。克里米亚就像一个掉在树上摇摇欲坠的蜜蜂巢,俄罗斯人就像一只张着血盆大口耐心守候在树下的“熊瞎子”。

乌克兰东部亲俄罗斯,西部亲西方,维持国家不被分裂,最稳妥的政策选择就是维持国家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保持中立,利用与东西方之间的历史渊源左右逢源,最大限度为本国获取利益。如果乌克兰人希望保住克里米亚,就永远不能给俄罗斯人任何机会和借口,这是是唯一正确的战略选择,是每一个乌克兰政治家都明白的底线。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乌克兰危机如何结束”的文章,他认为:乌克兰不应成为东西方对抗前哨;应该充当双方之间的桥梁。西方必须明白,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绝对不是简单的另一个国家。俄罗斯历史的开端是所谓的基辅罗斯公国,那里是俄罗斯宗教的发祥地。乌克兰在数百年的时间里是俄罗斯领土。它们的历史在那之前也紧密交织在一起。

但是,乌克兰为什么放任极端分子用暴力抗争,用暴动和政变推翻了主张东西平衡的总统亚努科维奇,将乌克兰与俄罗斯完全对立,不仅要加入欧盟,甚至要求加入北约,彻底踏破了俄罗斯人的底线?

谁是始作俑者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盟和欧元区陷入空前困难。8200万勤奋工作的德国人再也背不起“地中海懒汉”们,欧盟和欧元摇摇欲坠。如果此时,4600万坐吃山空的乌克兰人加入欧盟和欧元区,只能加速它的彻底崩溃。

陶慕剑在凤凰军事防务短评中说:“乌克兰拥有欧洲最肥沃的土地,拥有前苏联最密集的工业基地,拥有高素质的技术人才,然而现在却是欧洲经济最差国家之一,人均GDP只有中国的一半。一些人缺乏独立自强精神,盲目指望投靠强大势力,在西方挑拨下加速内耗,这些都让乌克兰的发展举步维艰”。乌克兰是世界上第三大粮食出口国,煤铁等矿产资源非常丰富,前苏联解体时为它留下了大量的现代工业和制造业基础,培育了大量优秀的科技人员和技能高超的产业工人。但是,2013年人均GDP仅有3726美元,国家财政面临破产边缘,贪污腐败盛行,官员、资本家和国外金融资本狼狈为奸侵吞国家财富,导致贫富差距巨大,普通百姓难以维持温饱,社会矛盾急剧恶化。

乌克兰渴望西方伸出援手,摆脱经济困境。但是,欧盟也深陷债务危机,只能为乌克兰描绘一个口惠实不至的民主梦想大饼。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负责人莱昂纳多称,乌克兰的现状决定了没有人真愿意把它的问题背上身。爱尔兰《独立报》说,这个国土面积相当于2.5个法国的国家不仅在经历二战后最血腥的暴力,也在走向“财政崩溃”的边缘。想躲过这场灾难,它至少需要200亿美元。这钱谁来出?欧盟为乌克兰加入欧盟设置了各种障碍,提出一系列改革清单,不切实际地要求那些将国家财富中饱私囊的政治家们进行符合西方认可的改革,实际上,他们只希望乌克兰成为一个安全屏障,并不希望就此背上这个包袱。而美国更希望乌克兰成为一个遏制对手的地区战略工具,让其服务于自己的全球战略布局。

2013年11月21日,亚努科维奇总统在与西方的讨价还价中一无所获,乌克兰政府决定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从俄罗斯获得更多援助。这却给人以契机,大批声称希望加入欧盟的支持者上街抗议,乌克兰国内紧张局势愈演愈烈。2014年2月18日上午,数千名示威者在首都基辅举行所谓“和平进军”的示威活动。示威者与维护秩序的防暴警察和内卫部队军人发生激烈冲突,骚乱造成82人死亡,810人受伤,其中,还有十几名***反动派狙击手射杀。

央视新闻频道《国际时讯》3月6日晚报道,央视驻乌克兰记者采访到一位乌克兰退伍老兵,他从去年11月底到今年2月份,一直都以类似雇佣兵的角色参加基辅的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据这名反对派的“雇佣兵”介绍,雇佣他们的人与他们单线联系,受雇者日收入按工种分三档: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受采访者米哈伊尔充当的角色是人体盾牌,日薪50美元,而暴力抗议者则可达每日100美元。射杀警察的狙击手似乎可以得到更加丰厚的报酬。他们得到的报酬为什么是美元,而不是欧元?为什么有人会出钱组织人进行反政府暴力示威?究竟是谁在背后出钱?他们的诉求是什么?

谁希望俄乌彻底翻脸

        搞乱了乌克兰谁高兴?俄乌冲突符合谁的利益?俄罗斯天然气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巨大,2012年欧盟消耗天然气4439亿立方米,从俄罗斯进口1300亿,占据了欧洲天然气需求的30%。德国进口俄罗斯天然气300亿立方米,占市场需求的752亿立方米的40%;意大利进口俄罗斯天然气136.5亿立方米,占其市场需求的20%;俄罗斯天然气占匈牙利市场需求49%,奥地利52%,土耳其53%,波兰和希腊的54%,乌克兰60%,斯洛伐克63%,捷克80%,芬兰100%。

欧洲国家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占比(单位:10亿立方米)

国家

俄气进口量

天然气消费量

占比

奥地利

4.7

9.0

52%

比利时

7.3

16.9

43%

捷克

6.6

8.2

80%

芬兰

3.1

3.1

100%

法国

7.3

42.5

17%

德国

30.0

75.2

40%

希腊

2.3

4.2

54%

匈牙利

4.8

9.7

49%

意大利

13.6

68.7

20%

挪威

2.1

36.4

6%

波兰

9.0

16.6

54%

斯洛伐克

3.8

6.0

63%

其他欧盟国家

10.9

16.1

68%

欧盟

130.0

1083.3

12%

乌克兰

29.8

49.6

60%

白俄罗斯

18.3

18.6

99%

土耳其

24.5

46.3

53%

 

在俄罗斯增加了克里米亚驻军之后,美国派出“特拉克斯顿”号 驱逐舰前往黑海“参加演习”,为乌克兰亲西方势力和俄罗斯周边所谓“民主国家”撑腰打气。奥巴马亲自在白宫召见乌克兰非经合法程序上台的乌临时政府“总理”阿尔谢尼·亚采纽克,还得到国务卿克里和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热情力挺,并提供10亿美元援助。奥巴马表示美国将与乌克兰及其人民站在一起,维护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并警告如若俄罗斯执意破坏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美国将迫使俄罗斯付出代价。美国实用主义的态度让人们想起当年美国轰炸科索沃,肢解南斯拉夫时鼓吹“人权高于主权”,如今采取了完全相反的立场。这种故意拉偏架,显而易见是为了进一步刺激俄罗斯。采取激化矛盾的做法将造成乌克兰内部的民族和宗教对立越演越烈,让克里米亚和东乌克兰加速从乌克兰分裂。民族冲突将让普京得到足够口实,实现了处心积虑的战略目标。

克里米亚分裂是历史的重现,2008年8月8日借北京奥运会之际,美国暗中支持的格鲁吉亚采取军事手段,武装解决单方面宣布独立的南奥塞梯,以卵击石,结果招致俄罗斯的出兵,将美国训练装备的格军溃不成军。此后,俄罗斯通过支持“民主投票”,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从格鲁吉亚分裂。面对强悍的俄罗斯军队,美国只能袖手旁观,战争导致格鲁吉亚失去200公里黑海海岸线和大面积国土。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被迫终断了通过格鲁吉亚出口石油的管道,使他们的油气出口再也无法绕过俄罗斯。普京必定会照葫芦画瓢,再次复制这一成就。

与美国截然不同,欧盟虽然说:俄罗斯武装干涉乌克兰“不可接受”,但又说:“政治谈判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选择”。《纽约时报》认为:“没有欧洲国家支持,经济制裁不可能有足够大儆惩力度,美、俄两国的年贸易额还不到400亿美元,欧洲与俄罗斯贸易额3400亿美元,欧洲在能源上对俄罗斯有依赖,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一些欧洲国家不愿参与具体的经济制裁行动的原因。”由此可见,为什么欧洲人没有急于会见亚采纽克。

奥巴马是最后赢家

        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室主任理查德·高恩认为,在乌克兰危机中,表面上看似乎普京像是最终的受益者,而真正赢家可能还是奥巴马。而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美国会被乌克兰唤醒吗?”文中提出:美国应借此机会,恢复全球领导地位。

乌克兰是否分裂,克里米亚是否发生冲突,俄罗斯与乌克兰是否兄弟相残,这与美国屁毛关系都没有,导致乌克兰陷入崩溃的那帮腐败分子也与美国的价值观并无共同之处。但是,如果俄乌冲突导致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中断,将由谁来填补这一市场空白,这才是美国精英政治家们更加关心的问题。

“页岩气革命”是美国计划外的一场突如其来的革命,但也意想不到地帮助奥巴马实现了“能源独立”。美国不仅石油的对外依存度迅速降低,而且即将成为一个超级的天然气输出国家。预计到2020年美国LNG出口能力将达到958亿立方米。正在乌克兰冲突如火如荼之际,美国能源部批准了桑普拉能源公司(Sempra Energy)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卡梅隆LNG出口终端。这是奥巴马政府计划进军国际天然气市场以来批准的第六个LNG出口终端。

美国能源部从2011年开始批准建设出口LNG到非自由贸易国的出口终端,包括位于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和Lake Charles,位于德克萨斯州的Freeport,以及马里兰州的Dominion。美国能源部在去年11月中旬又批准了Freeport的第二个出口终端。这些项目都集中在美国东海岸,欧洲是它们最佳的目标市场,不仅需求巨大,长期稳定,而且价格承受能力更强。根据市场销售预期,美国新增LNG产量的大部分,将在2015年后陆续输往欧洲。

北美新建LNG项目

北美

批准时间

项目

万吨/年

亿立方米/年

美国

2012

Sabine Pass

1600

223

2013

三个新项目

3345

749

小计

4

4945

690

加拿大

2013

7

11000

1535

合计

11

15945

2224

 

从2013年起,业界就一直认为,美国将在2020年之前,全面挑战俄罗斯在欧洲的天然气市场的垄断地位。受国内天然气田产量日趋衰竭的影响,欧洲对进口天然气的依赖度与日俱增,欧洲需要额外的LNG供应来源。到2018年,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东非和加拿大新建的LNG项目,将令全球LNG产量翻番至每年6亿吨。争夺市场的战争已经拉开序幕,而克里米亚的冲突将帮助美国夺取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上的既得利益上添加了关键一分。

然而,争夺到欧洲天然气市场绝不是美国唯一的目的。对于,美国而言,美元是核心利益的核心。而这个世界上能够与之挑战美元的只有欧元。如果,欧元区的中坚国家为了获得美国的LNG,将不得不使用美元作为结算货币,这将强化美元作为国家贸易货币和储备货币的地位,并彻底控制欧盟的核心——欧元区,重新恢复美国在全球金融的领导地位。

由于页岩气大量增产,天然气价格迅速走低,严重影响到美国其他能源产业的切身利益。自2006年页岩气革命爆发以来,美国增加了1574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产量,替代了1.11亿吨原油消费,2.56亿吨原煤消费。受其影响的煤炭开采、运输、燃煤火电、煤化工、石油开采、输油、炼厂、石油进口商、石油化工等诸多行业困难重重。不仅美国的天然气上游生产商迫切希望将天然气销往国际市场以获得更高的利润,其他行业也希望将页岩气这个“祸水”引向国外。目前美国能源部的申请名单上有二十多个LNG终端项目等待审批。

美国力主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TTIP)》的贸易谈判并不顺利,特别是斯诺登揭露美国监控欧洲领导人之后,谈判前途更加扑朔迷离。美国指责欧盟违背取消美向欧盟出口产品关税的承诺,而欧盟则指责美方的关税减让幅度缺乏诚意,而双方对此的争执将影响后继的贸易谈判前景。如果欧盟在乌克兰冲突中失去了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转而不得不乞求美国供气,美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强迫欧洲在TTIP谈判中就范,为页岩气革命引发的美国再工业化革命带来开拓欧盟市场契机,甚至让欧洲将俄罗斯市场也拱手相让。这将重新恢复美国在全球贸易和制造业上的领导地位。

波兰等东欧国家为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将不得不修改相关法律,大力推动页岩气开发。这为具有先发优势的美国企业创造了一个新的市场,美国的风险投资基金管理人,页岩气开发商,油田服务公司,装备制造商等都可以从中受益,获得梦寐以求的新市场,这将重新恢复美国在全球技术的领导地位。

       3月16日俄罗斯-1电视台直播节目中,被西方称为“普京亲信”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国际新闻社总裁基谢廖夫说:“俄罗斯是唯一一个有能力把美国变成放射尘的国家”。俄罗斯是当今世界上唯一具备“摧毁美国”实力的国家,如果俄罗斯的天然气失去欧洲这一传统市场,经济将难以为继,如果普京倒台,俄罗斯的崩溃甚至解体将指日可待,俄罗斯的威胁将一劳永逸地被消除。这将重新恢复美国在全球军事的领导地位。

在这场棋局中,表面上俄罗斯得到了克里米亚;而美国将得到欧洲的天然气市场,得到美元继续维持作为全球交易货币和储备货币的地位,得到再工业化革命的市场空间;虽然,中国可以获得俄罗斯更多的能源,但是,中国只是一个无所作为的被动的角色;而再这盘棋局中真正的输家是乌克兰和欧盟。还有什么比赢得这样一盘棋局更加完美?这是中国必须认真学习的战略韬晦。美国页岩气革命将波及的下一个目标是谁,我们必须有所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