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从2012年6月,阶梯电价改革拉开序幕,到2014年1月,阶梯气价格改革就位,通过居民阶梯价格机制改革从容推进,国务院完善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逐步达到目标。这一改革为全面深化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制中的决定性作用,走出了关键性一步。

这一改革达到了三个重要的战略目标:

实现的第一个目标是,在维护多数百姓利益的前提下,初步为理顺公共产品交叉补贴问题找到出路,使资源产品的稀缺性得以体现。过去的十年,热衷GDP,热衷世纪工程,好大喜功,不断增发货币,放任经济泡沫化,造成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为追求数字上的和谐,不能实事求是地面对价格规律,对于资源性产品进行价格干预,强行设置CPI上限,导致价格体系的严重扭曲。特别是为维持CPI数据好看,对居民的资源性商品进行大规模的交叉补贴,用工商业的价格剪刀差反补居民,大幅度增加的工业和商业企业的价格负担。表面上体现了所谓的“民生”,而企业最终将价格转嫁给市场,到头来还是老百姓自己买单,拆了东墙补西墙,背着抱着一般沉。这样的价格机制不仅削弱中国企业的综合产品竞争力,影响企业利润,进一步影响老百姓的就业,老百姓也无法增加可支配收入,妨碍了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导致经济的结构性畸形。与此同时,大规模的交叉补贴,使垄断企业的价格收益也成了一本糊涂账,体制改革无法深化,矛盾交织难以捋清。价格改革成为诸多体制改革的拦路虎。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媒体对民情的影响空前,老百姓的价格波动牵一发动全身。价格改革经常是话语一出,恶评如潮,政府左右为难,使很多理性的符合市场规律的改革难以推进。一些媒体人和专家的反对声声,常博来一片片热捧和无数的眼球,点击替代理性,批评成就销量,舆论将改革者绑成了粽子。政府畏惧媒体和公知,虽然一遍遍高呼“停滞和倒退没有出路!”,却在舆论压力面前束手无为,使中国经济一系列深层问题越积越多,矛盾越演越烈。

改革就是要对利益格局进行变革,就是要牺牲一部分人当前的利益,以获取将来更多人更大、更持久的利益。国务院主管价格的时任副总理李克强不畏压力,下定决心推动改革解决问题,表现出一种责任和勇气。从2012年上半年,在成品油定价一系列改革的成功经验鼓舞下,紧紧抓住“阶梯价格”这个突破口,在维护多数百姓利益的前提下,顶住压力,推动了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通过改革的深入和不断的宣传引导,放手社会对这一问题进行讨论,充分召开听证会,使多数老百姓认识到政府改革的初衷和必要性,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这一改革的成功推进,很大程度上是坚持群众路线的成果。

实现的第二个目标是,在维护社会利益公平的机制下,逐步确定了市场配制的资源价格体系,为全面深化改革了奠定基础。我国长期以来对资源性商品的居民价格进行普遍补贴,为保障一部分低收入群体的利益,贯彻了一种统一廉价政策,结果造成政府和国有企业花大量的钱补贴肆无忌惮消费资源的有钱人。在天然气价格改革的一项调查中,发现3%的人竟然消耗了17%的民用天然气资源。这种普遍补贴的结果是谁消耗资源多,谁享受补贴多;浪费资源有奖,浪费越多越奖;谁制造污染多,谁获得利益多。这与中国人口多,人均资源少的现实情况相互矛盾,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背道而驰。

中国是目前世界上能源消耗最多的国家,也是煤炭、电力消耗最多的国家,同时还是温室气体排放最大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中国人均能源消耗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15%,二氧化碳排放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40%,而中国的人均GDP只有全球平均水平的70%。雾霾、温室气体排放和能源安全已经成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尽管改革开放和全国人民的努力为我们铸就了无限辉煌,但是,雾霾将这辉煌遮蔽的严严实实,在世界上,我们的名字常常与乌烟瘴气、污水横流、垃圾遍野、竭泽而渔、穷奢极欲、自私自利这些词汇紧紧相连。

现在,一些人自觉不自觉地,常常以为穷人争利为名,却行的是为富人牟利之实。反对涨价,要求政府补贴,好像是为了捍卫普通百姓的钱袋子,结果是用大多数老百姓的钱补贴了少部分富人,让这些先富起来的人更加富有,让开SUV,住别墅的人享受了更多的廉价公共资源。全国城市中人均公共补贴最多的北京,养老院建设严重滞后,一些为这座城市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的老人根本得不到应有的照顾。有媒体曾报道,“进北京最火养老院,排队要等100年”。

政府普遍补贴资源性商品价格就会减少用于养老、照顾残疾人、兴办教育、健全医保等民生方面的投入。让公共事业企业补贴,也会减少他们的纳税、上缴利润和普及公共服务的投入。政府将钱都补贴了,低保也难以增加,城市的贫富矛盾进一步加剧。而这一次以阶梯价格机制为突破口的改革,较好地解决了这一矛盾。多消耗资源多污染环境的人,理所当然应该多承担补偿。通过阶梯价格将补偿责任逐步到位,这种机制反应了社会的合理性。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合理补偿资源环境,多用多补,反应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性和本质,体现了多数人的意志,有利于多数人的现代化。这种合理补偿机制,不仅有利于勤俭节约;也为我们下一步更好地发展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建立了科学的价格体系,奠定了公平的共识基础。让消费资源多,承受能力强的人,更多地使用价格较高的清洁和可再生的资源,促进这一产业的良性健康发展,更好地保护所有人生存的生态环境。

实现的第三个目标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识下,全面提升了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为生态文明建设吹响了集结号。党的十八大提出,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习近平同志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所以必须发挥人民主人翁精神,更好保证人民当家作主。”

这些年来,一些公知热衷谈公民社会,却不愿承担公民的责任和义务。今天,中国严重的雾霾污染,根本上是国民责任意识的丧失。无论政府官员、企业家,还是老百姓,必须意识到生态文明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是关系到包括我们自己和全体人民,甚至全世界和人类,以及子孙后代的责任。为了眼前的GDP,为了榨取剩余价值,为了自己的方便和面子,将公共的资源、环境和利益置之度外,我行我素,自私自利,将为全世界所不耻。我们必须意识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物质上正在逐步逼近,但在精神上还相距甚远。这一次,关于阶梯价格的大讨论、大辩论,最大的意义莫过于全国百姓对于资源环境和可持续发展进行了一次知识大普及,道义大普及。通过对每一个家庭切身利益的牵动,引发了大家的深入思考,在全社会建立了一种符合人类文明趋势和社会主义本质的基本行为逻辑。

在这一次关于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改革,推进阶梯价格的过程中,我参加了各地的多次媒体辩论,也调研了无数老百姓。广大人民群众对于建设生态文明的意愿,对于浪费资源和污染环境的憎恨,对于国家可持续发展的责任意识,大大超越了我们的认识。应该说,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充满了正气,我们需要用科学知识去武装他们,要相信他们,依靠他们,让他们了解更多的真相,他们就会成为我们这个社会正义和文明的根本动力源泉,成为中国可持续发展在主力军。

在阶梯电价推广之前,尽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LED灯的生产国,但是,商店里几乎是买不到LED灯泡,很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LED为何物。而短短的两年之后,无论是大型建材超市,还是街头连锁便利店,LED灯泡已经成为一种广泛销售的普通商品。在北京的“宜家家居”店里,LED灯泡被放置在多个显耀地方,方便消费者顺手选购,尽管价格不菲,但是很多消费者都会一买好几个,甚至一些百姓将全家的灯泡全部进行节能升级。现在在国美、苏宁选购家用电器的消费者越来越关心产品能耗标准,节能电器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其实,对于北京绝大多数家庭,一年消费超过2880度电也并非易事。即便超出,电费与他们的有线、无线通讯费用支出相比根本就不成比例。人们对于节能产品的关注,在很大程度还是大家对于资源环境意识的升华。这一次通过价格改革形成了全民共识,将为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开山劈路,打开一个战略突破口。

阶梯价格改革只是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的一部分,更多的改革还要继续。全面深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制中起决定性作用,仅仅靠价格改革还远远不够,在很多领域还存在着市场主体过于单一,一些企业对市场的过度垄断直接影响了市场配制资源。政府需要逐步从资源配制的制高点上退下来,但配制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不能由少数企业接替。否则,价格改革就会适得其反,就会进一步造成市场扭曲。

三中全会要求: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价格机制改革只是为了建设“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进行的配套性改革,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各级政府和垄断企业不在影响企业自主经营,不在干预市场的公平竞争,不在建立市场壁垒。中国市场化改革必须再接再厉,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言: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