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平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中国能源网

  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和山西省政府2010年1月5日联合举办的山西煤矿兼并重组新闻通气会上,国家能源局提出:“不只是要提高煤炭产业集中度,我国所有的能源技术产业应该朝着‘寡头竞争’的模式发展。”

  “寡头(Oligopoly)”在经济学上主要指寡头市场,又称为寡头垄断市场,指少数几家厂商控制整个市场产品的生产和销售的一种市场组织。寡头市场被认为是一种较为普遍的市场组织,西方国家中不少行业都表现出寡头垄断的特点,例如,美国的汽车业、电气设备业、罐头行业等,都被几家企业所控制。

  寡头垄断的另一种解释为,一种由少数卖方(寡头)主导市场的市场状态。英语中这个词来源于希腊语中“很少的卖者”。在这种市场状态下,每个寡头都关注其他寡头的行为。寡头垄断下的市场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寡头们相互影响。一个寡头厂商作出的决策影响其它寡头厂商,也被其它厂商的决策所影响。所以在作战略规划时,它要考虑其它市场参与者会对此决策可能作出的回应。

  因此,寡头之间是相互串通一气的,通过有序良性竞争造福于买方消费者,那就不能称之为“寡头”了。国家能源局若真以为今后中国的能源市场靠“寡头竞争”就能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未免太不现实。

  在成品油市场上,两大公司合作推升油价的意愿往往超过竞争降价。因为企业就是企业,国资委要求他们“保值升值”,并以此考核他们的业绩,他们一定是追求利润最大化。以最少的投资,创造最高的价值。一旦垄断市场的优势在手,不可能不运用这些优势为企业创造超额的利润。

  以前,日本的能源也是寡头垄断,电力是东京、关西、中部和西部4大电力公司,天然气是东京、大阪、东邦和西部4大瓦斯巨头,形成寡头割据的局面。结果企业经营成本越来越高,能源价格不断水涨船高,日本经济难以走出滞涨。寡头割据造成日本国内能源企业的“制度疲劳”,企业在利益属地上不求进取,活力日降。

  近几年,为摆脱这一衰势,日本全面推进能源市场化改革,放松管制,开放市场,鼓励竞争。现4大瓦斯公司、 4大电力公司与243家大小能源公司都在经营天然气管道及供气和能源增值业务。今天,一个能源服务公司可通过东京瓦斯的管道向东京电力公司购买天然气,在用户侧安装分布式能源系统为用户提供电力、热力、制冷和天然气,通过节能获取利益。市场全面开放,竞争压低了价格,改善了服务,也优化了用户的能源结构,实现了节能减排。

  寡头垄断导致了“气荒”、“油荒”、“电荒”,未来会不会因为我们要创造寡头,而不得不面对“煤荒”?在加入WTO的时候,很多人担心中国汽车工业将面临灭顶之灾,而今天中国却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销售和汽车制造大国,可见,竞争提升了企业活力,促进了企业发展。

  据国家发改委证实,山西省重组整合煤矿正式协议签订率达到98%,兼并重组主体到位率达到94%,采矿许可证变更已超过80%。煤矿复产、改造和关闭工作已全面展开,“多、小、散、乱”的产业格局已经发生根本性转变。企业主体由2200多家减少到130家,形成4个年生产能力亿吨级的特大型煤炭集团、3个年生产能力5000万吨级以上的大型煤炭集团。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表示,产业集中度每提高1%,百万吨死亡率就降低0.58%。随着产业集中度提升,中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从2005年的5938人下降到2009年的2700人左右,尤其是2009年比2008年死亡人数下降了18%。可见整合有利于减少煤炭安全事故。

  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山西整合煤炭企业背后是政府的力量,而不是靠市场在优胜劣汰,市场没有优化配置资源,而是政府在配置资源。地方政府对煤炭的控制能力空前强大,已经形成地方政府主导下的少数代表地方意志的煤炭寡头,与代表中央政府的央企和其他终端用户之间的利益博弈的格局。

  今冬,中国大部分地区出现严寒冰雪,寒冷时间之长,温度之低,影响之大,数十年未见。很多地方出现煤炭供应短缺导致电厂停产,很多城市不得不实行限电,甚至煤炭大省山西也出现了电厂停产的困境。已经整合后的山西煤炭本应该响应中央号召“抗冰雪,保民生”,增加煤炭供应,控制煤炭价格,帮助全国各地应对严寒。结果却是山西煤炭价格急剧飙升,据秦皇岛港最新价格汇总,截至1月8日,山西主要煤种价格同比上涨27%~41%,创一年来煤价新高。

  国资委为提高央企的产业集中度,要求规模达不到前三名就要被兼并重组。为保证央企的保值增值,通过加强产业集中度增加央企的垄断化程度,强化与地方国企和民营经济的竞争优势。地方政府同样为保证地方国企的保值增值,增强地方国企对央企的议价能力。企业的背后都是各级政府,本来应该由市场解决的问题,变为各级政府直接上阵,这样的格局不仅不利于建立公平有序的市场化竞争环境,也不能给市场中的非国企用户一个公平的市场氛围。

  在各省政府主导下,由地方的国企和大公司过度控制国家的一些命脉资源,对于整个中国的市场化进程是祸是福,还有待观察。中国的地缘非常特别,山西的地理位置尤为重要,太行山—燕山山脉的主要隘口都要通过山西,不仅是山西的煤炭、内蒙、陕西、宁夏等地的煤炭外运,很多也要途经山西。每当国内市场煤炭需求出现高峰的时候,陕西到山西的煤炭运输就可能出现道路拥堵,有时运煤车辆会在路上被堵几天,结果是进一步推升煤价。寡头和地方政府一旦联手,未来煤炭的价格和供应能力就难以适应国家发展战略的要求和战略安全。

  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去年终于终止了一年一度的“煤炭订货会”,避免了这些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利用这个平台构筑“卡特尔”式的价格联盟,利用政府手中的运力资源推动企业通过签订长期协议逐步理顺煤电乱局。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政策,符合煤炭和电力之间的市场规律。当年,打破煤炭电力之间的长期协议,将中国的煤炭“现货化”,是造成这些年来煤电纷争不断,小煤窑私挖乱采,高耗能项目发展失控,矿难不断,官煤勾结等一系列问题的主要根源,回归长期协议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